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2013-12-02 15:40:10|  分类: 走进伊斯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1950年十六师官兵为罗少伟烈士举行追悼会

核心提示:躺在战场上的战友们,是残不忍睹的一幅景况:梁排长衣服被土匪撕开,刚动过手术的腹部被土匪残忍地割开,肠子被土匪掏出撒在尸体四周,毫无人性的土匪还割下了他的生殖器塞入口中,身上到处是刺刀捅的刀眼。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六军军长程悦长(前排持望远镜者)率部在剿匪前线视察敌情。

本文摘自:兵团新闻网,作者:王秉鉴口述 郑先华、武国文整理,原题:《50年前在奇台的两次剿匪记》

进入新疆奇台县城内的烈士陵园,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座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这是为纪念1950年大沙坡和1958年六棵树剿匪战役牺牲的战士而建。7月18日,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50余年前参军成为骑兵二团0294部队的战士、参加过1950年大沙坡和1958年六棵树剿匪战役至今健在的60余名老同志从甘肃、乌鲁木齐、南疆、昌吉、奇台各乡镇、团场等地来到曾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新疆奇台县城,年过花甲忆战友,欢聚一堂,自发举办了《喜迎奥运盛会进疆剿匪50周年战友大联欢》活动,在烈士陵园向英雄敬献花圈,与被土匪残忍杀害、长眠50周年的战友“相见”,老同志们老泪纵横。当年吃马料、喝马尿以及被害现场浮现眼前……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红柳峡战斗胜利后,部队向叛匪逃窜方向北塔山进军。

72岁的王秉鉴老人向我们讲述了1950年大沙坡和1958年六棵树剿匪的历史:1958年初,乌斯满残余匪帮头目加米希汗、达力列汗、巨奎等人匪性不改,在阿尔泰山、北塔山、奇台等地造谣、煽动并大搞破坏,抢劫老百姓的财物,丧心病狂地杀害地方党政干部。一时间人心惶惶,社会秩序动荡。为了稳定地方局势,巩固刚成立的人民政权:清剿残匪。骑兵二团立即整装待发,新疆军区战略值班连——“钢铁二连”先行出击。接到命令后,王秉鉴和战友们身挎枪弹战刀,乘骑战马,准时赶到乌伦古河畔的二台待令。就在这时接到命令:“土匪投降了!”于是骑兵二团就地驻扎整训,随后返回奇台,去半截沟公社帮助老乡收割麦子,并参加了修建水磨河电站的工程。不久,全团又奔赴吐鲁番参加修筑兰新铁路大会战,正在大干苦干、迎接“国庆九周年”时,土匪又开始暴乱了!原来,上次土匪是以假投降的伎俩骗取了政府的信任,为他们的再反取得了喘息的机会,待到条件成熟,他们又做起了继续残害人民的坏事。听到命令后,全团指战员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这次要彻底消灭顽匪,为国庆九周年献厚礼!于是全团指战员告别了兰新铁路修筑工地,乘车连夜奔赴到奇台时,牧工们早已牵来放在南山宋家梁的战马,大家各自寻找到自己的军马后,就人马一起装上军车,继续向芨芨湖、北沙窝挺进。夜幕下,几十辆汽车灯光闪烁,壮观极了!战士们热情高涨,情绪激昂,为了祖国的和平和边疆人民的安宁,大家都有“不斩楼兰誓不还”的决心。谁知路不随愿,天亮时车队才行走了十几公里,原来汽车在沙漠里,车轮陷入沙堆,徒劳地打着滑。真可谓:“银风凄凄明月光,马嘶驼呜悲断肠,沙漠原为无人地,只留将士在此忙!”见此情景,战士们纷纷跳下车,不顾严寒,脱下皮大衣,毫不犹豫地塞到车轮下,众人手推肩扛,硬是把车一辆辆推出荒漠。沿着将军戈壁、经北塔山下的哈萨坟朝阿尔泰继续前进!到了乌恰沟,因路难行,全团人员改骑马追剿土匪,涉冰河、战寒冷。在石根台,“钢铁二连”首先与叛匪遭遇,由当时的新疆军区参谋长任晨、政委李铨(后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骑兵二团团长董香森、政委王新春等人组成剿匪指挥部,具体布署追剿方案。二连连长刘兴发一声令下,在指导员杨应山、高茂成和副连长刘正提的带领下,战友们如下山的猛虎冲向匪徒,将匪徒们逼上阿拉同沟的山坡上,这时他们凭借着熟悉地形,躲在丛林深草中,边抵抗边向山后逃窜。指挥部立即命令“白马三连”紧随二连,齐刷刷压来,机炮连的“八二”炮弹也在匪徒圈中爆炸开花,匪徒立刻成了乌合之众,大乱阵脚纷纷溃逃。这次战役击毙土匪20多人,缴获了部分马匹和枪械,俘虏土匪近200人。经审讯,大多数人是不明真相的贫苦牧民,在匪首的威逼、恐吓、胁迫下才当了土匪。在这次战斗中,骑兵二团也付出代价:担任正面攻击任务的二排九班长张忠信同志在换弹匣时,被匪徒击中头部,当场牺牲,他的战马也倒在血泊中,还有军马、兽医、卫生员等不同程度也都负了重伤,战士们将伤亡战友转移到安全地带后,擦干眼泪、血迹后,又投入到追剿残匪的战斗中去了。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哈萨克族同胞为进山剿匪部队带路。

1958年初的一天,部队进入到戈壁或山区的纵深处。这时已断水缺粮,奇台、吉木萨尔、木垒三县政府组织运送给养的骆驼队也遭到叛匪的抢劫,使身处戈壁沙漠中的战士有时不得不吃仅有的一点马料、喝几口马尿,有些战士还喝自己的尿。“为了边疆人民能过上和平安宁的好日子,吃苦是理所当然的,再苦再累也要剿清残匪,强烈的责任感支撑着我们!当时我们就是这样想的。”王秉鉴说。就在这时侦察发现,在哈萨坟区域,发现有一股土匪,指挥部立即令副连长蒋遐林(1948年黄埔军校毕业)、排长梁福顺(刚在军区总院动完手术,线还未拆便请战参加剿匪战斗)两人率领两个班的战士乘汽车去执行围追这股土匪的任务。当车行进到六棵树的地方时,忽遭敌匪的伏击。他们临危不惧,立即投入战斗,就地还击。梁排长率先跳下汽车,为了便于战友们隐蔽,他端起枪边射击边向被土匪所占山头冲去,在击毙几名土匪后,他不幸中弹倒地。副连长蒋遐林一边指挥战斗,一边用机枪向土匪扫射,由于长时间用力扣板机,他的右手食指竟皮肉骨头分裂露出来了,战斗在激烈地进行着,由于敌众我寡,又处在被土匪包围之中,当他们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时,19名战友英勇壮烈地牺牲了!躺在战场上的战友们,是残不忍睹的一幅景况:梁排长衣服被土匪撕开,刚动过手术的腹部被土匪残忍地割开,肠子被土匪掏出撒在尸体四周,毫无人性的土匪还割下了他的生殖器塞入口中,身上到处是刺刀捅的刀眼;副连长的双腿被打断,身中16枪弹,喉咙也被割断;当战友王成来给他们清洗遗体时发现,凡牺牲同志的尸体全都残缺不全,脑袋、胳膊、腿、耳、鼻和生殖器等都被暴匪残无人道地割掉了。一起入伍的老乡王勾旦在负重伤后,土匪们竟残暴地割下了他的双耳、鼻子,并在其全身扎了数十道口子,这个年轻战友被活活折磨至死!在清洗更衣时他的拳头还在紧紧攥着,双目圆睁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新疆军区剿匪骑兵部队进军在沙漠中。

这次战役的唯一幸存者是一位曾参加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战士,他详细讲述了当时战斗的残酷和土匪的灭绝人性。当时他是新疆军区汽车团司机,是他开的军车被陷而不能前进时,土匪乘机占据有利地形向我开枪射击的。他的右手腕、下巴、后背等处中弹而昏死过去。土匪在脱他身上的毛衣后逃离现场。当他苏醒时,战斗已经停止,他挣扎着朝部队方向爬去,抓地上仅有的雪解渴。正巧遇上阿尔泰专员路过,将他送往北塔山兵团八一牧场而获救。这便是享誉奇台地区的六棵树战役。

到上世纪60年代,残匪被基本歼灭,剩余不多的土菲也感到末日来临,主动投降。至此危害一方人民、骚扰北疆的匪徒终于被彻底铲除!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二军五师十五团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进军和田。

随着岁月的流逝,昔日的小伙子而今全都步入花甲之年,曾经出生入死的60余名幸存战友重逢,悲喜交加。为缅怀昔日已逝战友,7月18日他们相约来到奇台县人民政府为烈士们重新修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庄严肃穆的烈士陵园,悼念拜奠六棵树战役中为国捐躯的骑兵二团连长、排长及王勾旦、李荣善、张成喜等16名英烈,在纪念时,他们身后有一群八、九岁的孩子手捧鲜花,那么天真严肃默默地跟随其后,倾听着老人们的诉说,并将鲜花奉献给英灵墓碑!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1949年10月13日,二军四师十二团及战车营进驻新疆重镇哈密。

老兵忆1958年新疆剿匪:匪徒残忍将烈士遗体开膛破腹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50年代初,石河子还是一片戈壁荒滩。图为二十二兵团开发石河子的办公营地。

奇台烈士陵园


图为奇台烈士陵园。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