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西藏文明真正的根:象雄文明  

2012-09-18 06:47:11|  分类: 藏传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象雄文化简介 

  象雄文化被称为西藏的根基文化,是佛教传入西藏以前的先期文明。中象雄为藏民族原始宗教--雍宗苯教的发祥地,并早于吐蕃与唐朝建立关系。据史料记载,早在公元2、3世纪时,今阿里地区札达县、普兰县即为象雄国中心辖区。据《世界地理概况》载:“在岗底斯山西面一天的路程之外,那里有詹巴南夸的修炼地--穹隆银城,这还是象雄国的都城。这片土地曾经为象雄十八国王统治。笨教文化史上著名的四贤泽栖巴梅就诞生在这里。这儿还有笨教后弘期的著名大师西饶坚参和其他贤哲们修练的岩洞。”象雄国曾在此中心地域筑有四大城堡:穹隆银城堡、普兰猛虎城堡、门香老鼠城堡和麻邦波磨城堡。
象雄文化的历史
  象雄乃古代青藏高原之大国,雍仲苯教之发祥地。据汉文史料《通典》、《册府元龟》、《唐会要》等载:“大羊同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胜八九万”。藏史《苯教源流》载:“象雄与上部(即西部)克什米尔相连,北接于阗雪山及松巴黄牛部之静雪地区(青海西南地区),南抵印度和尼泊尔。”汉藏两史所载象雄地域基本一致。然象雄东接吐蕃,以何地为界,汉史记载不明,藏史《佛法铁注》补充这一疑难载道:“象雄与吐蕃,以后藏之卡日阿为界,藏西北大片地方皆为古象雄之辖区”。
  象雄和吐蕃皆为古玛桑赤面种族分支,同属一族,而语各异。象雄王室姓“亭葛”,西藏古代一氏族名,传说源出于天神。《唐会要》大羊同国条云,“其王姓‘姜葛’,其中‘姜’字译音有误外,与藏文史料载王室姓‘亭葛’音同。说明象雄族与吐蕃同出一派,并非象一些人所说,象雄为羌族,原是羌族的发祥地等等。”象雄为苯教之源。象雄人笃信苯教,重鬼神,喜卜巫,忌食野马肉。象雄盛世、即十八代鹏甬王之时,也是雍仲苯教盛行之际,雍仲苯教文化源远流长,遍及青藏高原,至今深深地影响着藏族人民的社会生活。
象雄的地域
  象雄乃古代青藏高原之大国,雍仲苯教之发祥地。据汉文史料《通典》、《册府元龟》、《唐会要》等载:“大羊同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胜八九万”。藏史《苯教源流》载:“象雄与上部(即西部)克什米尔相连,北接于阗雪山及松巴黄牛部之静雪地区(青海西南地区),南抵印度和尼泊尔。”汉藏两史所载象雄地域基本一致。然象雄东接吐蕃,以何地为界,汉史记载不明,藏史《佛法铁注》补充这一疑难载道:“象雄与吐蕃,以后藏之卡日阿为界,藏西北大片地方皆为古象雄之辖区”。
  按藏史记载,象雄分上中下三区,上区以琼垄为中心,中区以日阿达郭为中心,下区为苏毗(即松巴)静雪六区,汉文史料则分象雄为大小羊同,将苏毗静雪六区列为独立国。象雄本土即今日之阿里专区所辖全境公元十世纪初,吐蕃王室后裔尼玛,避奴隶起义军,逃窜象雄,占其地,置为吐蕃王室分支属民,故改称为阿里(意为属民)相沿至今。
象雄的语言文字
  《漫话古西藏》一书说,“象雄”一词,在象雄语中意为鹏地,即大鹏鸟之地。藏语称鹏鸟为“架琼”,与象雄语文完全不同。根据古象雄人以大鹏鸟为图腾的情况来看,上述解释,完全可信。
  现代中外藏学家竭力研究象雄史,其中研究象雄语言文字,更为突出。仅象雄人名和地名而言,象雄在十世纪以前的众多王臣名和象雄境内的六十个地名,均为象雄语,现代人藏文水平再高,也难解其意。阿里地区至今仍沿用古象雄时代的地名,若要了解其义,不懂象雄语,难以知晓。十世纪以后,吐蕃王室后裔统治象雄,传播佛教,通用藏语文,将象雄逐步同化。公元七世纪初,吐蕃王松赞干布在未创造藏文之前,象雄的苯教师们,用象雄文缮写苯教经,宣道于吐蕃天七赤王(公元前后)时代,就松赞干布时代而言,在未造藏文之前,松赞干布派人带书信向尼泊尔和唐朝求婚,当时很可能用象雄文写成这些书信。
  现代在国外的一些藏族学者,认为藏文是在象雄文的基础上,学习克什米尔和印度的声明,进行了改造,这一设想,不无道理。近期,个别藏学家,将珍藏的与松赞干布同一时代象雄王李迷夏的印文和部分象雄文字,出示为证,进一步证明了确有象雄文。
象雄文化对藏族文化的影响
  由于苯教文化在西藏的广泛传播,两个古老民族——象雄族与蕃族的长期交往、融合,因此,象雄文明对于藏族文化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深远的。
  1.苯教对藏传佛教的影响。在漫长的历史中,苯佛二教既互相排斥,又互相渗透;既互相借鉴,又各自保持本身的信仰和特点。1000多年来,藏传佛教在广大藏族地区居于统治地位,但是苯教的一些宗教仪式、教义和神祗仍然保持着原始的面貌流传至今,如在信奉苯教的地区,仍可到处看到“念”、“赞”、“巴色”、“豆拉”、“玛居”等古老神祗的塑像和卷轴画,善男信女们仍虔诚地念诵着这些神祗的祷文。而且有些苯教的宗教仪式也已为佛教糅合、接受,如在今天广大的佛教地区看到的“招福”、“福箭”和“俄博”等仪式都是从古老的苯教仪式中沿袭而来。一些原是苯教信奉的神祗后来也一直为佛教供奉着。
  2.苯教对藏族文化的影响。在灿烂丰富的藏族文化遗产中,苯教文化是发端于象雄并以苯教的传播为主线而发展起来的。由于这个宗教产生年代早、传播地域广,对藏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象雄,作为一个民族虽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但象雄文化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渗透和糅合到丰富多彩的藏族文化中,成为广大藏族人民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3.苯教对藏族语言的影响。在语言方面,经过长期的历史演变和社会的进步发展,要想从现代藏语中分出哪些是来自佛教的词汇、哪些是外语借词、哪些是象雄语、哪些是原来的藏语,是一件非常艰巨而细致的工作。尽管如此,但我们仍然能从日常生活用语中发现一些原属于象雄语的词汇,如安多藏语中把火炕叫做hi rtshe、客房叫做yus hang,仍保持其原始的面目。美籍德人劳弗尔在他的《藏语的借词》一书中列出了34个波斯语借词,并从语言学的角度论证了这些字的原始字根、演变及其转借到藏文中的历史过程,其中有些就是经过象雄文转借到藏文中的。从而说明藏语中不仅含有象雄语的词汇,而且还含有通过象雄文转借的古波斯语词汇。
  4.苯教对藏族古代医学、星相学方面的影响。幸绕教诫中的四门:夏辛、朗辛、楚辛和斯辛,都各有着庞杂的内容,如夏辛一门就包括卦、占、禳、星算和医学等5个方面。其中星算就是青藏高原最初的天文学。医学对藏医亦有影响,如针灸,一般认为,针灸仅为汉族地区的中医所独有。可是,从敦煌出土的《藏医针灸法残卷》中,却载有与中医不同灸法的针灸内容,如脑穴学、主治适应症及手法等方面都有别于中医的针灸术而独具特色。在《藏医针灸法残卷》的最后一段有记载:“以上械治文书连王库中也没有,是集一切疗法之大成,加之吸收了象雄深奥的疗法写成。”可见象雄医学早已糅合到藏医学中,只不过由于年代久远,又缺少翔实的史料不容易分辨罢了。其他如卦、占、禳等方面的理论,后世著名的宁玛派学者米庞南杰嘉措所著的《象雄吉头》就有详细的论述。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夏卡木其的屋顶上,有只远古的大鹏鸟,大鹏上身白来下身黑,上唇犹如翠玉一般,下唇犹如黄金一般,两眼闪光如明珠,翅膀的羽毛二十八,恰似天上二十八宿,尾巴的羽毛十二根,犹如一年十二个月。”——阿里古老民歌。

这里是西藏,是世界上人口最为稀薄的地方,这里被人们称为世界的屋脊。

这里是阿里,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人均土地面积超过5平方公里……这一串串难以想象的数字,告诉了这里为何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

然而,就在这片荒芜人烟的土地上,却曾经诞生过让世人炫目的历史和文明。阿里高原上残存的遗迹告诉我们,曾经有藏族的先民在这里过着农耕定居的生活,这就是象雄,一个在吐蕃称雄之前,神秘的、疆域涵盖了藏区西部、北部、东部的强大古国。

然而,地壳运动下日益升高的海拔不但造成了日趋严重的沙漠化和不断变冷的气候,让游牧成为了青藏高原上的主导生产方式,也让象雄文明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中。

无情的时间带走了曾经强大的王国和曾经灿烂的文明,只留下一片广袤无人的黄土地在高原上静静地聆听着那永不停歇的呜咽朔风,等待着那周而复始的日出日落和来来往往的路人行客。这片群山环绕的黄土地就是札达,传说中古象雄王国神秘疆域的中心地带,古老神秘的象雄文字,天文历算,以及藏医学,雕塑等种种古老的技术,都与这片土地息息相关。其原始宗教苯教中的许多思想,如“卐”字,如神山圣湖,等更是深深地影响了日后的藏地文明,以及佛教在西藏的本土化。借用凤凰卫视的《西藏的西藏》系列专题中的一句话:象雄,西藏文明真正的根。

札达,藏语意为“下游有草的地方”,地处我国最西部的西藏自治区最西部的阿里地区的最西部。发源于噶尔县门士乡的朗钦藏布(因其源头的山谷形似象鼻而得汉名:象泉河)从此流过,在此留下一片“大鹏之地”(象雄人以大鹏鸟为图腾)之后,流出国门,进入印度,被当地称为“萨特累季河”,这也是印度河的最大支流。由于这一流域与南亚、中亚紧相毗邻,是中外文明交流的一个十字路口,各种文明的交汇使这片如今看来并不十分富饶的地区的先后诞生了以雍仲苯教为精神信仰的象雄文明,以及以藏传佛教为立国之本的古格王朝。也正是因为如此,近年来,对札达地区的考古调研以开始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重视,而一些有关西藏历史和文明的纪录片和小说也开始涉及到这片荒凉之地,(在此十分推荐凤凰卫视的《西藏的西藏》系列专题),而我也有幸来到了这片埋没了历史与文明的黄沙之上。

车过噶尔县门士乡不久,在一处名为巴尔的岔路口就离开了219国道,进入了砾石遍布、起伏不定的山间道路,我们的札达之行也就此开始了。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眼前的这一个小屋,这一队整齐的羊群,以及这正在聚精会神挤羊奶的三位(真心不知道他们是何关系,因为语言不通,根本无法交流)是我们进入札达所见到的第一个场景。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非常好奇这些羊儿是如何排成这样的,可谓是羊角交错,首首相连。感觉上它们应该是被用绳子紧紧绑在一起的,但在我看来,就算是羊儿再顺从,想要将这些会动的生灵栓得如此紧密且富有规律,一定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但看看妇女们挤羊奶时的干练吧,看看少年敦厚朴实的笑容吧。也许他们就是千年以前象雄人的后裔,也许不是,但相信这片大鹏鸟眷顾的土地会赋予这群生长在此的人们如千年以前一般的淳朴和智慧吧。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离开了这些黝黑的面庞和质朴,我们进入札达的道路就从这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开始了。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道路越走越艰险,而我们眼前的山峦则是越走越美丽。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面对这些集险峻和多彩于一身的山峦,我的第一感就是敬畏,对自然的敬畏,对生活于此的人们的敬畏。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这些遍布于整个札达地区的巍峨群山,像一扇扇冲天的大门,千百年来封闭了人们进出这里的道路。这一片片目光所及的艰难险阻使它成了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最为神秘的地区之一。它毕竟不只是一块悬于高空、神奇诡异的高原,还是一片沉雄辽阔的梦境,几千年来,没人能够惊醒它。其实,早已有人试过,但在这里,仅有勇敢和万丈雄心是不够的。勇敢在它面前会显得幼稚和鲁莽;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无可比拟的高度,所以万丈雄心在它面前也会显得矮小。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选一处高耸的山巅,眺望周围的群山,可以看到积雪覆盖的群山、险恶卓绝的山谷和高耸云天的达坂。这一刻,多彩的岩石和变幻的光影让我觉得炫目,横扫整个阿里荒原的朔风则为我吹来了横跨千年的失落。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象雄,这个遥远而又陌生的藏地文明,对于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都太过陌生了,甚至可以说陌生得让我感到惊讶。原本以为可以轻松在网络查阅相关资料的我竟然发现维基百科上关于象雄文明的介绍也只有短短的几行文字,而更多的资料只存在于,近年来在札达地区的考古发现和对于雍仲本教的相关研究当中。而那些文字,对于我来说又太过艰涩困难了,可以说,除了苯教的创始人登巴辛绕以及他们的图腾大鹏鸟,我几乎记不住什么。但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这是一块曾经被历史遗忘的土地,而那些大鹏鸟的后裔们则是一群曾被历史忘却的人们。

我想到了商,一个也几乎被中国历史遗忘的王朝。在河南安阳殷墟和甲骨文被发现以前,即使是有相关的神话传说和神乎其神的历史记载,关于商的存在及其文明的程度是具有很大的争议的。但小小的几片甲骨,带来了20世纪中国考古研究的最大发现,也让这个曾经无比强大的王朝与其曾经辉煌灿烂的文明一起重见天日。作为一个疯狂的历史爱好者,我曾经3次前往安阳,3次前往殷墟,所为者不过是那一片残存的宫殿遗迹和一方方殉葬坑。但那份与历史共呼吸的唏嘘与感伤也正是我的独特的爱好吧。

而如今,我来到了象雄,这是一个与商一样重鬼神,喜卜巫的王朝,而它的存在时间更长,所留下的想象与神秘也更多。也许,关于象雄人的足迹会如契丹人和党项人一般走入历史的最深处,让孜孜以求的后人只能发出一声叹息;但也许,那个神话一般的登巴辛绕会像成汤、甲丁这样的谜一样的商人君主一样,带着他们的王朝从历史的尘雾中走来,让他们的智慧之光刺痛今人的双眸。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在札达的群山中,我沉醉于历史的回响;而我们所乘坐的越野车也适时地多次陷入松软陡峭的山坡中而无法自拔。看看这已经算是修葺一新的山路吧,这也就是阿里地区满是越野车的原因吧。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对于作为历史爱好者的我来说,这段路程是让人感到沉重和苍凉的。而对于作为摄影爱好者的我来说,这段路程又是让人充满欣喜的。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这一路上的美丽,几乎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多彩而多姿的山峦与蓝天、白雪交映生辉,甚至那圣洁的雪花也忍耐不住独处的寂寞,调皮地跳入这五彩的大地嬉戏玩耍。一眼望去,让人生出一种时间凝固的错觉。

有山,必有水。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如果说这多彩山峦间的点点绿珠,还只是万能的上天为我们眼前的美丽更富神韵而添上的神来之笔。那么,那孕育了象雄文明、古格王朝,更养育了这世世代代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生存的人们,的朗钦藏布(象泉河)则是大自然自我和谐的永恒规律。无论是游牧还是农耕,任何一种生产方式都无法离开水而生存,即使是在这片崇山峻岭间也不例外。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看到象泉河之前,迎面扑来的已久还是那无边的荒凉和连绵的群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突然,连绵的峰峦和无边的土林闪到了两边,猛然间,大地像变魔术似的使它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惊呆了。有些晕眩。突然感觉自己不在现实之中。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霎那间,我仿佛置身在了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梦境中。遍地的野花盛开在这片土黄色的天地间,翠绿的小树让蔚蓝的天空不再孤单,清澈的河水让天空的兰、云儿的白与大地的黄在此交融。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这是象泉河,印度河的源头,它劈开喜马拉雅山脉,一直流向印度洋。在沿岸浇出了无数的草川平原。象泉河岸的绿色在重峦叠嶂的荒山秃岭和偶尔一座冰峰的衬托下,显得如梦如幻。羊群、奔跑的藏马、唱着歌的牧人、黑色的帐篷、从帐篷里冒出的蓝色的牛粪烟,使那景观显得更加丰富。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轻柔的河风中,我默默地观赏着,觉得自己正被它的气息染蓝,感觉自己的脚步变得轻飘,灵魂变得虚幻。似乎有一种柔和而强劲的力量,正牵引着我,向那蓝色走去,直到它的最深处,然后与它融化,融合。水声由远而近,徐徐传来,水下的石子十分清晰,阳光照在水波上,生出一片片闪光,并把水的波纹映在河底,成了亮而规则的波浪线。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风中,似乎还传来了布罗茨基《切尔西的泰晤士河》中的诗句:

空气有自己的生活,与我们不同,

不易理解,那是蓝色的风的生活,

起源于上方的天空,腾飞而上,

不知在什么地方告终……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而我所知的是:札达就在这河的对岸,就在这片山峦下,就这佛塔下。

揭开古老象雄文明的神秘面纱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这就是札达,这就是象雄,这就是西藏文明真正的根。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