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历史上日本对华发难的时机选择之二:日本逼袁世凯签“二十一条”时机  

2012-09-14 20:05:32|  分类: 文明冲突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上日本对华发难的时机选择之二:日本逼袁世凯签“二十一条”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向袁世凯递交“二十一条”的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

 

日本逼袁世凯签“二十一条”时机:列强忙打仗 中国革命党活跃

日本的传统对华外交政策是使中国保持分裂状态,从中渔利。袁世凯在此时选择了在外交上依赖英、美等西方列强,而对日本持抵制立场。日本看到袁世凯若依靠英美支持而一统中国,日本在中国的势力必将会被袁世凯清除。因此在辛亥革命期间日本对革命军的支持要多于对袁世凯的拉拢。袁世凯对日本的意图也有所料及。如当清朝政府被革命军打得快要支撑不住,担心革命军要在京津屠城之时,袁世凯主要担心的却是日本可能占领直隶省。

不过,袁世凯最终在英美的支持下,成功地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果实,这是日本所不愿看到的。因此日本声明不承认袁世凯主持的中华民国。袁世凯对此极为恼火,因此当袁世凯由临时大总统变为总统后,意欲帝制自为之时,先后与德、英、美等国达成默契,而在日本面前否认称帝一事。日本对此也极为愤怒,以为袁世凯得志,将依英美等国而弃日,于是日本断然决定倒袁。一战爆发后,日本看到了宰割中国且能倒袁的大好机会。因为欧洲歹日强忙于战争,无力东顾。日本政界元老井上馨认为大战“对日本国运发展乃大正年代之天佑”,主张趁机“确立日本对东洋之利权”。日本黑龙会和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也先后向日本政府建议对中国下手。黑龙会建议与中国订立包含有十条秘密条款的防御同盟,目的就是把中国变为日本的保护国。日置益认为一战是“对中国提出要求之良机”。为防止日本利用一战时机对中国扩张,袁世凯向日美两国提议,由中日美三国共同劝告一战各国,限制战区。当然,日本拒绝了袁世凯提议,并怀疑袁世凯有联合美国的意图。不久,日本借英日同盟之名,向德国宣战,出兵中国山东。袁世凯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袁世凯问陆军总长段棋瑞若抵抗日军可以维持多长时间,段祺瑞答曰:四十八小时。袁世凯又问四十八小时以后怎么办,段无语。可以看出,袁世凯也考虑到用武力去抵抗日本。

但是,如顾维钧所说,“袁世凯深知户国的贫弱”,于是就划定出一块“交战区”让日本与在山东的德军作战,但日本不准在“交战区”以外行动。

袁世凯划定战区,是向日本的妥协与屈从,但也是为了避免中国遭受更大的损失。但日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它的目标是整个中国。所以当袁世凯命令

中国外交部于19巧年1月7日照会英日两国公使,声明取消“交战区”的时候,日本政府断然拒绝。不久日本就提出了“二十一条”。

二、对日“二十一条”交涉策略的制定

1915年l月18日,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越过中国外交部直接向袁世凯提出了“二十一条”。18日,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越过中国外交部直接向袁世凯提出

“二十一条”分为五号第一号,关于山东省四款:一、日本政府拟向德国政府协定之所有德国关于山东省依据条约或其他关系对中国政府享有一切权力利益让与等项处分,中国政府概行承认。二、凡山东省内并沿海一带土地及各岛屿,无论以何项名目,概不让与或租借与‘他国。三、日本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胶济路线之铁路。四、中国政府从速自开山东省内各主要城市作为商埠。

第二号,关于“日本国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享有优越地位”,共七款:一、两订约国互相约定,将旅顺、大连租借期限并南满洲及安奉两铁路期限,均展至九十九年为期。二、日本臣民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营造商工业应用房厂,或为耕作,可得其须要土地之租借权和所有权。三、日本臣民得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任便居住往来。并经营商工业各项生意。四、中国政府允将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各矿开采权,许与日木臣民。五、中国政府如准许他国在南满

洲及东部蒙古建造铁路或以该地区课税作抵押他国借款时,应先经日本政府同意而后办理。六、如中国政府在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聘用政治、财政、军事各

顾问教习,必须先向日本商议。七、中国政府允将吉长铁路管理经营事宜委任日本政府,其年限自本约画押之日起,以九十九年为限。

第三号,关于汉冶萍公司,共二款:一、侯将来机会相当,将汉冶萍公司作为两国合办事业,未经日本政府之同意,所有该公司一切权力产业,中国政府不得自行处分,亦不得使该公司任意处分。二、所有属于汉冶萍公司各矿之附近矿山,如未经该公司同意,一概不准该公司以外之人开采。

第四号,关于“切实保全中国领土”一款:中国政府允准,所有中国沿岸港湾及岛屿,概不让与或租与他国。

第五号,共七款:一、在中国中央政府,须聘用有力之日本人充当政治、则政、军事等项顾问。二、所有在中国内地所设日本医院、寺院、学校等,概允其土地所有权。三、须将必要地方之警察作为中日合办,或在此等地方之警察署内须聘用多数日本人,以资全面筹画改良中国警察机关。四、由日本采办一定数量之军械(譬如在中国政府所需军械之半数以上),或在中国设立日中合办之军械厂、聘用日本技师,并采买日本材料。五、允将接连武昌与九江、南昌之铁路,及南昌至杭州、南昌至潮州各铁路之建筑权,许与日本国。六、福建省内筹办铁路、开矿及整顿海口(船厂在内),如需外国资本时,先向日本协商。七、允认日本人在中国有布教之权。

观“二十一条”要求,其中以第五号为最严重条款。袁世凯认为日本“二十一条”不仅严重威胁中国独立与主权完整,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地位也构成巨大挑战。因为中国若完全接受“二十一条”,则将完全受制于日本。正如外交次长曹汝霖、参事顾维钧等在上呈袁世凯的说帖中说道,第五号“直以朝鲜埃及待我”。可见,日本提出“二十一条”的目的显然是想趁欧洲列强忙于一战之际独霸中国。

日本知道这种外交讹诈肯定不能让欧美列强知道,特别是英美。因为英国是日本的盟友,约定若一国对第三国有行动时须通知盟国,而“二十一条”中有牵涉到英国在华利益的条款。美国远离欧洲战场,不为战争所困;而且,美国素在中国实行“门户开放”,“门户开放”的前提就是要保证中国的完整、独立。因此英美若知道日本的“二十一条”,必然会加,以干涉。日置益越过中国外交部单独向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因此,日置益递交‘“二十一条”的时候,要求袁世凯尽快答复,“并守秘密”,否则后果严重。日置益在面递“二十一条”与袁世凯时,威胁道中国革命党“与政府外之有力日人有密切之关系,除非中国政府给予友谊证明,日本政府直不能阻止此辈之扰乱中国。”

面对日置益的威胁之语,袁世凯始终默而不答;看到“二十一条”所用之纸上有无畏舰及机关枪之水印,老练的袁世凯深知个中意味。因此袁世凯对日置益说道“中日两国亲善,为我之夙望,但关于交涉事宜,应由外交部主管办理,当交曹次长带回外部,由外交总长与贵公使交涉。”袁世凯说完后就将日本“二十一条”文件,向桌上一搁,并未展阅。日置益没有办法,只得辞出。

日置益辞出后,袁世凯对在场的曹汝霖说,‘旧本觉书,留在这里,容我细阅。”当天晚上,袁世凯就召集国务卿徐世昌、外交总长孙宝琦、外交次长曹汝霖、税务处督办梁士治等人到总统府举行会议,商讨如何应对“二十一条”。次日至21日,又连续开会,陆军总长段棋瑞、司法总长章宗祥、政事堂左垂杨

士琦和政事堂右垂钱能训也参与研商对策。袁世凯广泛听取各相关部门人员的意见,以便最终定夺。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