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孔子与著名荡妇南子确有苟且之事?  

2012-10-11 13:35:43|  分类: 中华文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与著名荡妇南子确有苟且之事?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孔夫子向来遵守礼法,不过历史上居然留下了孔子与春秋著名荡妇南子之间的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绯闻。

1、南子其人

南子,春秋时卫国卫灵公夫人,原为宋国公主,比卫灵公小三十多岁,以美貌、淫荡而闻名于天下。

南子嫁给卫灵公之前,就与自己的堂兄暗通款曲。当时,这种同姓私通的关系无异于乱伦,故两人只能私下约会,但南子嫁给了卫灵公后,也没有结束与堂兄的情人的关系。

卫灵公也是个好色、淫荡之徒,竟觉得一对一的性生活不过瘾,居然让南子把她的的堂兄情人请到宫中来,搞3P。由此,南子更加肆无忌惮,又主动和卫灵公的属下大臣弥子瑕勾搭成奸。

就这样,南子嫁到卫国没多久,就已成为出名的荡妇,秽名远播。另据《左传》记载,鲁定公十四年卫灵公为南子召见她的堂兄情人,正逢卫国太子蒯聩去齐国,途经宋国郊野,宋人冲他唱到:“已经满足了你们那发情的母猪,为什么不归还我们风流的公猪?”。蒯聩大为羞愤,找人谋刺南子,事为南子所察,蒯聩逃往宋国。

2、子见南子

南子召见孔子发生在鲁定公十五年——距南子逐蒯聩这桩事变还不到一年。

此时,五十六岁的孔子正在周游列国,到处宣传仁义,也到处碰壁,很是不招待见,几乎成了丧家之犬(这是孔子自己说的)。而孔子偏偏又跑到早已礼崩乐坏的卫国去捞官职(前495—前493年,孔子仕卫灵公三年),并带了多事、莽撞的子路同往。

当时,已辞去鲁国“大司寇”职务的孔子到了卫国做官,但有人向卫灵公打小报告,说孔子的坏话,孔子害怕获罪,辞官想到陈国去,在“匡”这个地方被误作阳虎而被抓,脱险后在一个叫“蒲”的地方呆了一个多月,后又返回了卫国。

这时,卫灵公夫人南子听说此事,便要召见孔子。对于南子的盛情邀请,孔子畏葸不前。南子淫荡的名声显然令孔夫子颇为忌惮。但孔子也不愿得罪南子,更怕惹得卫灵公不高兴。于是,“孔子辞谢”。

素来一言九鼎的南子被卷了面子,自然很不甘心,于是,南子派人转告孔子:“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原(愿)见。”

南子的话一下子击中了孔子的要害。你不是要面见卫灵公宣传政治主张吗?不是要在卫国谋得官职吗?在卫国,想见卫灵公必须要经过我—南子。我就是愿意见你!短短几句话,南子的小女子做派与权势熏天展现得淋漓尽致。也是呀,在卫国,没有她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没有她想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

孔子审时度势,权衡利弊,“不得已而见之”。司马迁在《史记》中描述了子见南子的过程:
  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译成白话文:南子在葛布做的帷帐中,孔子进去后,向北行礼,南子在帷帐中还礼,佩戴在身上的玉器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孔子说:“我本来就不愿见她,现在既然不得已见了,就得还她以礼。”子路不高兴了。孔子立马辩解说:“我如果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上天杀了我吧!让上天杀了我吧!”

3、苟合之谜

柏杨先生在《君子和小人》一文中对“子见南子”有过这样幽默的描述:孔丘先生见了她,不知道搞了名堂没有,归来后身轻如燕,神色有异,被仲由先生看出苗头,问了一句。做贼的人,心情都虚,孔子先生当时面红耳赤,赌起咒来曰:“天厌之,天厌之。”情急至此,可见事态严重。

  柏杨先生的描述,言下之意,似乎认定孔子与荡妇南子之间有过苟且之事。

而尊孔的司马迁在《史记》子见南子的记录中,偏偏又用了一种令人遐想的文学手法,写道“环佩玉声璆然”就戛然而止,似乎司马迁老先生是在为孔子手下留情,有意避实就虚。之后孔子面对子路的质疑,又赌咒发誓般地连说"天厌之!天厌之!",更是为这次香艳拜会增添了神秘色彩。《史记》记载史实还是比较客观的,相信司马迁老先生不会说假话,于是很有一些人以此来质疑孔子人格。

孔子和南子之间是否发生绯闻?我们在《论语》中发现有这样一段话,算是孔子的解释吧。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祝鮀是卫灵公的太祝,能言善辩;宋朝就是宋子朝,南子的堂兄奸夫,是个美男子。孔子说这话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口才,也没有宋朝的美貌,那在今天的社会上处世立足就比较艰难了。”这段话当然是有感而发的,不靠巧言抑或色相,就没法在恶浊的社会中立足,所以孔子下句要说没说的是,有时适当变通也未免不可!

真正的儒家并非一味地认死理,很多时候也奉行一种实用主义,所以通过这段话,我想我们还是不必残忍地去穷究孔子同南子的关系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