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湮没在历史深处的吴三桂谋士  

2012-08-31 09:04:54|  分类: 文明冲突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三桂一生在明朝、大顺朝和清朝诸政权之间投机取巧、反复无常,堪称明末清初的大阴谋家。然三桂极善笼络人才,身边聚集了大批谋士为其效命,这些淹没在历史深处的阴谋家背后的阴谋家,在三桂反清的过程中推波助澜、出谋划策,在滚滚东去的历史长河中搅起朵朵浪花,亦不失为一景。

湮没在历史深处的吴三桂谋士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吴三桂的徽州“大脑”方光琛

1、

在吴三桂的众多谋士中,方光琛、刘玄初二人堪称智囊。方光琛是明朝礼部尚书方一藻之子,善谋略,早年曾与吴三桂缔盟为忘年交,后亡命至云南,入吴三桂幕。方光琛为三桂心腹,深受信赖,可谓首席谋士。三桂谋士中最具战略眼光的当属刘玄初,刘玄初原是大西农民军蜀王刘文秀帐下幕客,刘文秀兵败后转为吴三桂谋士,此人极具大局观,眼力深邃,可惜他的很多谋略并未被三桂采纳。

2、

吴三桂受封云贵后,势力恶性膨胀,渐成尾大不掉之势,引起了清廷的极大不安。康熙帝亲政后,鉴于历史上的藩镇之祸,更是认为吴三桂及耿精忠、尚可喜三藩不可不撤。

康熙十二年春,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疏请归老辽东,尚可喜申请撤藩实际上是害怕位高权重引起朝廷怀疑,最终招来祸事,故以此保全声誉,以求善终。康熙抓住这一难得时机,顺水推舟,乘势作出了令其移藩的决定。

在这种情况下,吴三桂假意上疏朝廷,请求撤藩,以试探康熙帝态度。对此,刘玄初极力进行劝阻,提醒吴三桂不要自己陷自己于被动的境地,“皇上很久就想把王调离云南,但特难开口。王上疏,一定会朝上而夕调。尚、耿两王愿辞就让他们辞去,王可永镇云南,为什么非要效法他们呢?王不可上疏!”

但吴三桂并没有理会刘玄初的劝谏,反而气冲冲地说,“我马上就上疏,皇上一定不敢调我。我上疏,是消释朝廷对我的怀疑”。由于这件事,三桂迁怒于刘玄初,让他外任盐井提举(不久,吴三桂造反,想起刘玄初,又把他召了回来)。

结果正如刘玄初所料,康熙帝顺势允其撤藩,还派专使至滇,雷厉风行地办理撤藩事宜。

此时的吴三桂还幻想康熙能收回成命,但谋士们却远比他清醒,方光琛一针见血地指出:“王欲不失富家翁乎?一居笼中,烹饪由人矣!”在形势的逼迫下,吴三桂顿生反义。为此,三桂决定先找方光琛筹划。平日,吴三桂待方光琛甚厚,每有余暇,二人经常评论世务,很是融洽。吴三桂第一次找方光琛时,没有明说造反;第二次谈话才说出本意,但方光琛不置一词。第三次,吴三桂天刚亮就登门问计。方光琛见吴三桂反意已决,即为三桂分析天下形势,指出福建、广东、四川等省,可传檄而定,其余战胜攻取,易如反掌!于是吴三桂决计起兵。

3、

起兵之初,吴三桂群集众谋士问计,刘玄初分析道:“明亡未久,人心思奋,宜立明后,奉以东征,老臣宿将,无不愿为前驱矣”!建议拥立明朝后裔以争取人心,号召天下。

而方光琛则予以反对,“出关乞师,力不足也,此可解(指当初献山海关引清军入关事);至明永历已窜蛮夷中(指南明永历帝在吴三桂大军的追击下逃入缅甸一事),必擒而杀之(指吴三桂进攻缅甸,迫使缅甸献出永历帝及家属一事),此不可解矣。篦子坡之事可一行之(指吴三桂在篦子坡杀害永历帝父子),又再行之乎?”方光琛的话击中了吴三桂心中的痛处,于是便不用刘玄初计策,决定自立为王,号令天下。

后来的发展完全与刘玄初的预想一样,吴三桂打出了“大周”年号,显无恢复明室之图,失人望于天下,前明反清势力便不愿与其合作。当时著名的大学者顾炎武就指出,“世乏刘荆州,托身焉所保”?吴三桂由此失去了无数相助者,着实可叹可惜。

  4、

反叛之初,吴军势如破竹,各地纷纷起兵响应,倒戈投吴,曾经不可一世的清军望风而逃,一触即溃,皆不敢战。就连北京也出现了杨起隆起义事件,京师亦风声鹤唳,人心惶惶。一时间,形势对吴三桂显得非常有利。至康熙十三年三月,吴三桂已拥有云、贵、湘、蜀,并深入到湖北巴东、宜都等地。襄阳总兵杨来嘉投降后,江北亦为之震动。

然而吴三桂打到长江边,举足即可渡江,却“至夷陵,驻兵松滋,三月不进。”此时,清军未集,江北已是风声鹤唳,人心不固。如能迅速渡江,独占长江之险,军事主动权将稳操在手,并在政治上进一步扩大影响,动员江北乃至黄河流域的汉官汉将参加,清朝将无法收拾局面,势必继续退至黄河北岸,以图固守。

对于吴三桂的停顿不前,吴军的将领、谋士们甚是诧异。原来吴三桂打算以此逼迫清廷放还世子吴应熊,并与之议和划江而治。为此,吴三桂给康熙写去一封信,交给被扣留的礼部侍郎折尔肯和翰林院学士傅达礼,释放他们回去,转呈康熙。

刘玄初正确地指出了当时的形势,写信劝告吴三桂,“此时,正应当为直捣黄龙府而痛饮。可是,现在却屯兵不进、河上逍遥,坐失良机,等待清四方之兵集结,我真不知这究竟是为什么?这是不是您特送折尔肯等大臣入朝为王请命?他们都是辱国之臣,自救性命不暇,怎能为王请命!如说待世子回来吗?我以为朝廷宁可失掉四海疆土,决不会令世子回归云南!一般来说,弱者与强者斗,弱者之利在于行动迅速,而强者利于较量实力。富者与贫者打官司,贫者乐意尽快使案子完结,而富者乐意把案子拖得长久。如今云南系一隅之地,抵不上东南一郡。而吴越之财货,山西陕西之武勇,都集中在荆州、襄阳、长江、汉水之间,王按兵不进,想与清兵久持,这与弱者同强者较量实力、贫者与富者比赛财富有什么不同!唉!只盼望上天早降圣人,以安定中华吧!

刘玄初的信直接点出了当时的形势和吴三桂的顾虑,希望吴三桂做“圣人”以恢复汉家天下,告诫三桂以云贵一隅之地对抗中央,利在速战速决,长久对持势必自取灭亡。但这封信依然没能打动吴三桂,“未几,玄初郁郁而死”。

刘玄初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人物,他在康熙势必要撤藩,拥立明朝后裔以争取人心,以及吴军战略部署等方面的见解无疑都是非常正确的,特别是他对康熙的想法、举动可谓料事如神。可惜吴三桂并不采纳他的建议,事实上,吴三桂没有真正的雄才伟略,也就是一个阴谋家。

除了刘玄初力主迅速渡江北上,其他谋士、将领也提出了“下金陵,扼长江,绝南北通道”,“出巴蜀,据汉中,塞崤函自固”等主张。这些主张各有侧重,但从战略上,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都力主进兵,决不能停顿下来。可惜吴三桂一概不听,就是屯兵不进,由此坐失机宜,给了清廷喘息的机会。吴三桂最终的命运,至此已经注定了!

 

5、

自刘玄初死后,吴军无人再敢在三桂面前提出北进的建议。而稳住了阵脚的康熙帝开始从容调度,迅速展开反击。结果正如刘玄初所料,丧失战略先机的吴军很快陷入了窘境,三桂亦在绝望中病死。

直至吴三桂死后,勇将吴国贵才敢指出吴三桂此前的战略失误,“从前所为皆大误也”,“宁进而死,不退而生。”然而此时说这话还有什么用呢?

康熙二十年十月,清军攻克昆明,吴三桂孙子吴世璠自杀。三桂首席谋士方光琛束手就擒,被凌迟于市。

 

   清朝吴梅村《圆圆曲》结尾:

  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 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怒为红颜。

  红颜流落非吾恋,逆贼夭亡自荒宴。 电扫黄巾定黑山,哭罢君亲再相见。

  相见初经田窦家,侯门歌舞出如花。 许将戚里箜篌伎,等取将军油壁车。

  家本姑苏浣花里,圆圆小字娇罗绮。 梦向夫差苑里游,宫娥拥入君王起。

  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 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

  此际岂知非薄命,此时唯有泪沾衣。 薰天意气连宫掖,明眸皓齿无人惜。

  夺归永巷闭良家,教就新声倾坐客。 坐客飞觞红日暮,一曲哀弦向谁诉?

  白晰通侯最少年,拣取花枝屡回顾。 早携娇鸟出樊笼,待得银河几时渡?

  恨杀军书抵死催,苦留后约将人误。 相约恩深相见难,一朝蚁贼满长安。

  可怜思妇楼头柳,认作天边粉絮看。 遍索绿珠围内第,强呼绛树出雕阑。

  若非壮士全师胜,争得蛾眉匹马还? 蛾眉马上传呼进,云鬟不整惊魂定。

  蜡炬迎来在战场,啼妆满面残红印。 专征萧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车千乘。

  斜谷云深起画楼,散关月落开妆镜。 传来消息满江乡,乌桕红经十度霜。

  教曲伎师怜尚在,浣纱女伴忆同行。 旧巢共是衔泥燕,飞上枝头变凤凰。

  长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 当时只受声名累,贵戚名豪竞延致。

  一斛明珠万斛愁,关山漂泊腰肢细。 错怨狂风飏落花,无边春色来天地。

  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代红妆照汗青。 君不见馆娃初起鸳鸯宿, 越女如花看不足。

   香径尘生乌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绿。 换羽移宫万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

    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