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土尔扈特传奇】:土尔扈特东归  

2012-10-04 08:44:34|  分类: 文明冲突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尔扈特东归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土尔扈特人》,出自《皇清职贡图》。《土尔扈特人》描绘18世纪60年代,建立了土尔扈特汗国的土尔扈特人,由于受到沙俄帝国的侵略,返回新疆故土的历程。 资料图片

土尔扈特是我国蒙古族中一个古老的部落。早在明朝末年(公元1628年),土尔扈特人为了寻找新的生存环境,部族中的大部分人离开新疆塔尔巴哈台故土,越过哈萨克草原,渡过乌拉尔河,来到了当时尚未被沙皇俄国占领的伏尔加河下游、里海之滨。在这片人烟稀少的草原上,他们开拓家园,劳动生息,建立起游牧民族的封建政权土尔扈特汗国。在以后的100多年里,土尔扈特人始终保持着与清朝政府的关系。

土尔扈特人在伏尔加河流域,生活了140多年,到了18世纪60年代,他们又决心返回故土,主要原因来自沙俄帝国的巨大压力,使他们再也无法生活下去。首先是政治,土尔扈特本在汗王的下设机构扎尔固,沙俄却要改组扎尔固,削弱汗王的权力;经济上,沙俄让大量的哥萨克移民向东扩展,不断缩小土尔扈特的游牧地;文化上,沙俄政府迫使全民信仰藏传佛教的土尔扈特人该信东正教。另外,沙俄政府对土尔扈特人强制实行人质制度,不断征用土尔扈特的青壮年上战场,使土尔扈特的人口急剧减少。综述以上几个方面的原因,土尔扈特的命运,面临着一个严峻的考验和选择。

在1767年,土尔扈特在渥巴锡的领导下,开了一次小型的绝密的会议,决定要东归故土。清朝乾隆三十五年秋(公元1770年),在伏尔加河下游草原的一个秘密地点,土尔扈特汗王渥巴锡第二次主持召开了绝密会议。1771年1月4日,渥巴锡召集全体战士总动员。

尽管渥巴锡等人力图对俄国人保密,消息还是泄露了。形势的急剧变化,迫使渥巴锡不得不提前行动。他们本来计划携同左岸的一万余户同胞一道返回故土。不巧当年竟是暖冬,河水迟迟不结冰,左岸的人无法过河。只好临时决定,右岸的三万余户立即行动。

土尔扈特东归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圣彼得堡。沙皇俄国女皇叶卡德林娜二世立即派出大批哥萨克骑兵,去追赶东去的土尔扈特人。同时采取措施,把留在伏尔加河左岸的一万余户土尔扈特人严格监控起来。

在渥巴锡汗的统率下,16万土尔扈特人途中打退了俄国军队无数次的围追堵截,战胜了疾病和沙漠,历时近半年,行程万余里,承受了极大的民族牺牲,于1771年7月20日回到祖国境内,全民族仅剩6万多人。

土尔扈特东归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西域画册——土尔扈特风情》局部,描绘了土尔扈特的游牧生活。 资料图片

未能东归的土尔扈特

土尔扈特东归时,伏尔加河西岸的两万多蒙古同胞被留在了俄国。二百多年来,他们和东归的部族一样,在历史的潮流中跌宕起伏,历尽沧桑。

■本刊记者 李远江

1771年,土尔扈特的领袖渥巴锡率领部族冲破重重困扰东归。但在伏尔加河西岸的蒙古部落因河流尚未封冻未能成行。当时有4700帐,其中有杜尔伯特部落10000多人,土尔扈特部落8000多人,和硕特部落3000多人,他们被统称为卡尔梅克人。

尽管渥巴锡率众东归后,蒙古部落的势力大大降低,但卡尔梅克人摆脱奴役,回到东方故土的努力却没有就此停息。

流产的计划

渥巴锡走后,以杜尔伯特部台吉策伯克乌巴什、和硕特部台吉杨德克、土尔扈特部台吉阿沙尔瑚为首的卡尔梅克领袖们悄悄制订了新的东归计划,准备冬季到来的时候举事。然而,由于事机不密,这一消息最终传到了沙皇叶卡特琳娜二世的耳中。

1771年10月19日,叶卡特琳娜二世紧急下令取消土尔扈特汗国,成立卡尔梅克管理处,由阿斯特拉罕省务厅直辖管理,省长作为最高监督。同时,俄国政府还选派了一大批俄国警官去卡尔梅克部“维持治安”。面对强大的俄国武装,卡尔梅克人不得不暂时放下集体东归的计划。

东归计划被瓦解了,卡尔梅克人内心对东归的渴望却没有破灭。这一点沙皇叶卡特琳娜二世也心知肚明,赶紧着手强化对卡尔梅克人的统治。第二年,俄国在卡尔梅克管理处又下设了札尔固法庭,由3个主要部落——土尔扈特部落、和硕特部落和杜尔伯特部落推选3名代表组成,按古代的卡尔梅克人法典和法规审理,法庭裁决由省长批准。表面是尊重卡尔梅克的传统,实际上剥夺了卡尔梅克人的司法自主权。

不仅如此,沙皇叶卡特琳娜二世还把鼓动群众回归的3大部落的领袖:策伯克乌巴什、杨德克和阿沙尔瑚召集到彼得堡,叶卡特琳娜二世终日酒宴相待,试图以酒色、财富瓦解他们的斗志,说服他们放弃东归。然而,三位台吉既不畏惧软禁威胁,也不接受利诱哄骗。恼羞成怒的叶卡特琳娜二世凶相毕露,在她的授意下,1774年4月,俄国政府的官员在一次聚会上毒死了杨德克和阿沙尔瑚,策伯克乌巴什侥幸逃脱。

沙皇俄国残酷的统治非但没有瓦解卡尔梅克人的斗志,反而坚定了他们逃离牢笼的决心,聪明的卡尔梅克人想出了“化整为零”的逃亡办法——利用游牧方式分散逃回到中亚故地。1771年至1775年,短短四年时间就有2000多人回到今天的新疆地区,清朝政府照例给予了妥善的安置。

遗憾的是,卡尔梅克人“化整为零”的东归策略最终还是被沙皇政府发现了。1775年开始,俄国政府严禁卡尔梅克人四处游牧,未及东归的卡尔梅克人从此丧失了东归的希望。

土尔扈特东归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图/华盖

从伏尔加河到外高加索

土尔扈特人初到伏尔加河时,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但是,随着俄国农奴制的不断发展,大批俄国农奴不堪忍受农奴主的残酷剥削,纷纷逃亡到这里。他们开始垦荒,发展农业生产。

为了夺取这块肥沃的土地,沙皇俄国征调顿河地区的哥萨克人,开始向伏尔加河流域大量移民。越来越多的农业移民抢占了伏尔加流域最肥沃的土地,土尔扈特的牧场越来越小,双方的矛盾不断激化,武装冲突时有发生。彼得一世改革后,俄国军队引进了西欧先进的武器装备,以冷兵器为主的土尔扈特骑兵在这场斗争中明显处于劣势。事实上,这场注定失败的斗争恰恰是渥巴锡坚决东归的原因之一。

土尔扈特东归以后,滞留下来的卡尔梅克人力量薄弱,保卫牧场的斗争变得更加困难。尽管势单力薄,卡尔梅克人仍然坚守着祖先留下的游牧文化,并且利用一切机会反抗沙皇俄国的统治。

1774年,普加乔夫领导的农民起义迅速蔓延到卡尔梅克人生活的伏尔加河地区。8月15日,俄军首领阿·敦杜科夫公爵,命令卡尔梅克领主车臣多尔济率蒙古骑兵配合俄军镇压这场农民起义。早就不满沙皇残暴统治的车臣多尔济不但不援助俄军,反而和卡尔梅克长老及首领们商议,派出代表去联络普加乔夫,共同反对俄国政府。卡尔梅克骑兵和农民起义军联合起来打败了俄军,一度占领了不少俄军的城镇。起义失败后,俄国政府追问卡尔梅克首领和普加乔夫共同进攻俄军的原因,卡尔梅克首领以“诈降”的理由搪塞,刚刚平定起义的俄国政府担心深究下去会激起新的武装起义,最后不得不敷衍了事。

十几年后,农民起义的威胁完全消除,沙皇政府重新加强了对卡尔梅克的统治。1786年,阿斯特拉罕总督波焦金下命令撤消卡尔梅克法庭札尔固和卡尔梅克管理处,卡尔梅克人的一切诉讼案件转交县级法庭处理。这样便完全剥夺了卡尔梅克人的司法权利。后来因为卡尔梅克人的激烈反抗,卡尔梅克法庭札尔固得以恢复。但是,俄国政府不仅直接插手札尔固的审判工作,而且规定必须用俄国的法律进行审判。不仅如此,在卡尔梅克人驻地遍布着俄国警察,他们随意捉拿拘捕人,使卡尔梅克人民感到现在过的,已经到了“最痛苦的深渊中”。

在沙皇俄国的奴役下,卡尔梅克人几乎丧失了作为蒙古汗国的一切权力。不仅仅如此,随着俄罗斯和哥萨克农垦大军的步步紧逼。一百多年后,伏尔加河两岸已经变成了不适合游牧的农业区,大多数卡尔梅克人只能继续向西,向更加荒凉的外高加索迁徙,最后在今天的里海西岸安顿下来。而这里,也就是现在的卡尔梅克共和国。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