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二战前波兰日本勾结:预谋肢解苏联入侵中国东北  

2012-06-18 07:36:53|  分类: 文明冲突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战前波兰日本勾结:预谋肢解苏联入侵中国东北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核心提示:“9?18事变”后,波兰不顾中国政府反对,悍然在国联支持日本建立伪满洲国。毕苏茨基的意图很清楚,就是通过牺牲中国主权,来促使日本与苏联在远东形成全面军事对峙状态,从而牵制苏联向波兰复仇。而该国也应该是当时唯一承认伪满洲国的欧洲国家。
     据俄罗斯对外情报总局最新解密的档案披露,二战前,波兰军政府及情报机关处心积虑地企图肢解和消灭苏联。为达到这一目的,波兰当局不仅积极煽动乌克兰、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分离势力,甚至赞助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以便渗透苏联远东地区。

 

二战前波兰日本勾结:预谋肢解苏联入侵中国东北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1920年华沙战役中的波兰元帅毕苏斯基,他身后是被他鼓舞起斗志的波兰士兵。元帅本人在这场决定性的战役中力挽狂澜,组织了刚刚成立的苏联对同样刚刚建国的波兰潮水般攻击。苏联红军随后在波军一场包围中发生了崩溃,使波军杀入乌克兰。这场战争时间不长,但是深刻影响了欧洲版图。由于历史的复杂原因,苏波双方都指责对方是侵略者。

  据俄新网1日报道,俄罗斯对外情报总局解密档案披露,二战前,波兰领导人曾经策划肢解和消灭苏联。为达到这一目的当时波兰当局计划煽起高加索、乌克兰和中亚地区的分离主义。整理《1935年至1945年期间波兰政治机密》文件选集的对外情报总局中将列夫·索茨科夫接受采访时说,前苏联对外情报总局战前在波兰首都华沙拥有一只精良的谍报机构,借此得以从波兰外交部和波兰军方总参谋部获取大量信息和机密文件。

  他说,很可能,目前执政的波兰政府不了解这些文件,因为纳粹分子在战争年代将所有文献档案都运走了。他建议:“此类文件可能在美国和英国找到。”

  索茨科夫说:“我认为,波兰人应该高兴,我们提供了了解这些文件的可能。”

  报道称,1937年8月,波兰总参谋部颁布2304/2/37号命令,强调波兰政策的最终目的是“消灭整个俄罗斯”,煽动高加索、乌克兰和中亚地区分离主义作为主要的一个达到目的的工具,其中包括利用军方对外情报局。

毕苏茨基的联邦梦

  波兰曾在1772、1793和1795年三次被瓜分。1795年,波兰被德国、奥匈帝国和沙俄瓜分亡国后,于1918年借一战的结束,重新获得了独立。

  独立后的波兰领导人毕苏茨基,视自己为“波兰护国主”,他希望恢复1772年波兰被瓜分前的东部边境,这意味着加入苏维埃俄国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大片土地要被纳入波兰版图。为实现这一目标,毕苏茨基发起了“东欧联邦”计划,要将乌克兰、白俄罗斯和立陶宛组成的“东欧邦联”同波兰结合成一个整体,由波兰在这个实体中发挥主导作用。

  立陶宛曾是波兰王国的盟友,但它从沙俄帝国废墟上重获自由后,对参加“东欧联邦”毫无兴趣。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也对毕苏茨基敬而远之。它们不想在卸掉沙俄的枷锁后,又戴上波兰的笼套。

  既然外交手段不起作用,毕苏茨基只好动用战争手段。在1919年至1920年的波苏战争中,苏俄红军尽管一度占据上风,但最终在华沙城下一败涂地,被迫向波兰割让白俄罗斯一半和乌克兰1/4的土地。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苏波战争期间,波兰间谍常能利用“民族压迫”的口号在苏俄境内赢得同情者,并策反大量红军少数民族战士,因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少数民族大多对俄罗斯人存在仇恨,这种仇恨是沙皇政权延续200年的民族压迫政策所孕育的。

  全面对苏渗透


  20世纪20年代初,波兰成立由总参谋部第2处领导的情报机关,其职责就是向苏俄各级军事机关渗透,并吸收生活在苏俄的民族极端分子。正如波兰总参谋部在1937年8月颁布的第2304/2/37号命令所表述的那样,最终目的是“消灭整个俄罗斯”,煽动高加索、乌克兰和中亚地区的分离主义是主要手段。


  1924年,第2处的“东方”特工组进行改革,所有境外工作站被分成三类:“A”级站专在苏联境内活动;“B”级站在苏联邻国活动,旨在就近监视苏联并伺机破坏;“C”级站则在法、德、意和中国等白俄侨民聚居的国家活动,目的是招募间谍。


  在“B”级站中,波兰驻爱沙尼亚武官德里梅尔领导的“R-7号”站最著名。这位武官回忆说:“列维尔(今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特别适合情报工作,因为爱沙尼亚是最早和苏联签署和平协议的国家,两国边境相对稳定,苏爱双边人员和商品往来量都很大,这意味着有同样多的信息蕴涵在其中。”


  不过,德里梅尔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结识当时车臣独立运动头目哈比·卜伊斯麦洛夫,此人的祖先沙米尔大毛拉曾领导车臣部落进行了长达40年的反抗沙俄斗争。伊斯麦洛夫在学生时代就积极鼓吹车臣独立,为此还被苏联政府流放到西伯利亚长达5年之久。1936年,伊斯麦洛夫逃出苏联,经德里梅尔介绍,进入波兰间谍学校培训,之后带着波兰提供的大批黄金从土耳其潜回高加索地区。伊斯麦洛夫很快打开局面,在车臣组织起多达5000人的反苏游击队。他还组织起活跃的反苏宣传活动,其影响之大即便在1953年伊斯麦洛夫被完全镇压后也没消散,因为一个叫杜达耶夫的车臣人完全接受了伊斯麦洛夫的宣传,他后来在1992年成为车臣新的独立运动领导人。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希特勒上台、纳粹德国明目张胆地对波兰提出领土要求后,波兰军方仍将工作重点放在苏联。

  中国东北成为牺牲品


  鉴于对苏渗透工作成效显著,包括英、法、德这样的老牌强国都求助于波兰,这也让波兰总参2处得陇望蜀,决心成为资本主义世界对苏间谍活动的“大本营”,并不惜为此牺牲无辜的第三国利益。


  1923年,波兰总参第2处军官科瓦勒斯基少校受邀访问日本,他向日本军官传授波兰破译苏联密码的本领,他在日本执教了3个月,日军受益匪浅,事后日军相继派遣多个代表团赴波兰取经。


  在波兰人指教下,日军密码破译技术取得突飞猛进的提升,尤其在破译水平落后的中国军事密码方面占尽好处。1928年,日本关东军通过破译东北军统帅张学良的密码,清楚他已决心归顺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而在1931年“9·18事变”前夕,关东军全面破译了张学良与南京、沈阳两地联络用电台的“二二电本”、“二三电本”和“二六电本”密码,从而完全掌握中国东北军的动向。


  “9·18事变”后,波兰不顾中国政府反对,悍然在国联支持日本建立伪满洲国。毕苏茨基的意图很清楚,就是通过牺牲中国主权,来促使日本与苏联在远东形成全面军事对峙状态,从而牵制苏联向波兰复仇。


  毕苏茨基后来访问日本时,答应派更多波兰军官到满洲,在关东军中任职。后来在日军拟订的入侵苏联远东的计划中,波兰协助组建的白俄军团,被视作向导,随日本关东军占领苏联远东领土。


  波兰曾是莫斯科眼中的死敌


  波兰历史学家扎卢斯基在1986年出版的著作《接近真实之路》中指出:“1920年战争让华沙成为莫斯科认定的理所当然的死敌。”确实,对苏联来说,至少在1933年德国纳粹势力崛起前,波兰是威胁苏联国家统一与团结的“核心敌人”。即便是作为波兰人后裔的苏联秘密警察创始人捷尔任斯基,也不否认这一点。他在一封写给副手明仁斯基的信中说:“我认为波兰是红色政权最危险的敌人,它将其所有军事和间谍力量针对我们。波兰的反苏活动不局限在国内,它还利用自己与罗马尼亚、土耳其的外交关系,在别国领土上进行针对我们的大量破坏活动……”


  1928年春,苏联工农红军司令部出版的学术著作《未来战争》明确指出,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缔结的“小协约国”联盟(以波兰为轴心)在相当长时间里是苏联的主要安全威胁。至于苏联内卫部门下发给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多数命令中,无一例外地把波兰当成最现实的敌人。与此同时,苏联报纸也热衷于将波兰塑造成“劫匪”、“阔老爷”、“地主资产阶级”的形象和侵略成性的国家。


  二战爆发后,波兰在德国和苏联夹击下,快速败亡。在纳粹德国向苏联移交的波兰总参2处的秘密档案中,苏联安全部门发现波兰间谍已经掌握了苏军在西部的大量核心机密。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苏联红军和内务人民委员会边防部队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所有连以上干部的姓名、家庭情况和技术背景,在波兰总参2处的档案里都记得清清楚楚。据报道,当内务人民委员会负责人贝利亚将这一情况汇报给斯大林时,斯大林感慨地说:“要不是希特勒的入侵,不知道波兰人还会套取多少苏维埃国家机密。”


这是一组二战开战时刻的老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