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红楼梦》人物造型及服饰艺术品鉴(三)  

2012-05-08 10:01:49|  分类: 中华文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7版《红楼梦》是非常偏爱凤姐的。除第一集外,她的出境率几乎贯穿始终。周汝昌先生评价说她是《红楼梦》一书“家破人亡”主线索中照应“家破”的那一条主要分支,信信!而这一堪成红楼梦经典人物的造型更是将这一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共有春夏秋冬四季衣物74套,每集至少更换两套以上;单只头面大凤钗的的数量之多,造型之美好,做工之精巧也居全剧之冠;其衣饰的造型色调也与“家破”所预示的“由荣至衰的过程尤为吻合”。刚开始多用品红,鲜橘,明黄,桃红,洋红,宝蓝,雪青等鲜艳色调,正所谓“鲜花着锦”是也。中期色调开始用深蓝,绛红,碧绿,翠绿,玫瑰红,老油绿等华贵色彩,成熟气息日渐浓重;晚期偏暗,深褐,赭石,石青,深红,土黄,以至于墨黑,银灰等,虽说是大厦将倾,欲挽无力,但那一份古朴厚重,却不减分毫。衣料以各色绸,缎,锦,绫等挺括料子为主。衣饰花纹方面多用提花,纹锦,缂丝等衣料本身即有花样,通身撒满的处理方式,若姑娘们用就嫌太俗,太太们用又觉过艳,正巧了她的奶奶身份——李纨也是奶奶身份,可是因为寡居,造型上就被比下去了。红楼造型师与服装师借助演员邓婕自身独具的气质,在阿凤身上,将那一段逝去的奢丽风华推向了至高点!

这是阿凤的出场造型,我们不妨把曹公的原文先找出来: 
   
  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 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身量苗条, 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 
   
  这一张是张近景,但是已经可以看出什么叫金丝八宝攒珠髻,什么叫朝阳五凤挂珠钗,什么叫赤金盘螭璎珞圈,还有她那经典的“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哦凭这世上有多少话也尽被曹雪芹写了去,这“丹凤眼”本不少见,只是多了“三角”二字,凭空加三分杀气;柳叶眉原本妩媚,“吊梢”二字一添,多少精明尽显……

 

顺便说一句,她头上带的那枚大凤钗绝对是全剧中最精华的一只,这支钗其实和钗,黛二人的簪子一样,是最能勾勒人物个性的传神之笔,原是阿凤的日常饰物,却精细一至于此!钗为六尾,凤尾做工细腻,当中一颗大珠引出凤头和流苏,旁边各有中等珠子一粒,又引出小流苏各一,凤尾处另缀有金色珠子。凤翅采用了镂空雕法,这样就减轻了凤身的沉重感,多了生活之趣。阿凤每着此钗,头上其他饰物一律简略却又威仪依旧,此钗功不可没。

 

电视剧改“大红洋缎窄袄”为橘红色,据今看来非常成功。因为原著中所写黛玉进贾府当值冬季,熙凤身上还穿着“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红绿相配,又是冬装,只怕大多数人无法接受。现在该冬装为较轻薄的春装,加入了浅橘色披帛,保留了“窄袄”的设计,很巧妙,曹雪芹写女子身材从不直言,秦可卿就一个“袅娜风流”,史湘云就一个“鹤势螂形”,只有写凤姐,即用了“窄袄”的衣服设计,又有大胆的描述“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引人遐思。 
  这套衣服同时保留的较为出色的原著特点还有刺绣,缕金百蝶穿花是也。赤金盘螭璎珞圈也有,旧时富家小姐为保长寿平安,多佩带璎珞长命锁,贾府三艳均有。 
  插一句,还特别喜欢凤姐身后站着的平儿姐姐,削肩细腰,眉清目秀。秋香色斜襟比甲,浅紫衣领,明蓝纱质手绢,淡雅之极。与凤姐的相比,一个明艳照人,一个温柔敦厚;一个光彩如丹阳高升,一个皎洁似皓月初明。真不愧让花花公子贾琏也暗自慨叹是一对“娇妻美妾”了。

 

这是下身的特写镜头,可以看出裙子的颜色该成了明黄色,橘红褙子的下摆造型做成了如意流苏网绦,非常别致,只有这套衣服有啊,凤仙裙前的“豆绿宫绦”改成了深橘红色,绣工精致,牡丹花样与宫绦上的双凤齐翔图案喜气富贵,很和人物的身份。 
  总结来看,明黄,橘红,深橘红,浅橘红,都是同一色系,造型师精心搭配,错落有致,阿凤的出场造型可谓活色生香。

 

这张定装照浓墨重彩,奢华瑰丽。很多年轻朋友可能会嫌太俗气而不喜欢。可它的确很好的表现了凤姐权倾两府,威重一族的气势之美。从上往下说,头上梳的朝阳连环髻丰挺高耸,因为邓婕本身较矮,所以造型师在很多时候就选择了梳这种恨天高给她,有非常好的拉长身高的效果,而且人物也显得十分有精神,头顶那支大凤钗是凤姐御用,光华异常,进贾府已经说过,不赘述。身上的衣服是正红妆蟒暗花缂金丝锦缎的褙子,滚两寸红褐纹锦边,中衣是天蓝色,与外罩浓淡辉映。黄金璎珞用云脚纹做雕镂花纹,虽不如宝钗那一个华丽精细,却很合凤姐已为人妇的庄重身份。下面穿月色压光棉长裙,古雅中透出冼练。正是非如此不足以掌家国的持家少奶奶形象。 
  忍不住再跑个题,大家看她身边放的填瓷青花高脚盖碗,大家看她身边开的玉台金盏凌波水仙花,大家看她身后放置的玉兰鹦鹉镏金立屏……

 

看这一组生活照.婕额头较广,所以造型师常用抹额遮住她“倍大的头”。 
  上面两幅的抹额一条镶翠一条缀珠,都是家常装饰,素淡雅致。旧时中国北方妇孺冬季多佩带抹额,初时只为御寒,后来演变成了装饰的漂亮品。老年人多带宽幅的造型,用棉料做成,又称“暖帽”,镶珍珠或翠玉,实用价值多过装饰,如贾母;中年的太太们样式上又多彩一些,多以绸缎等上好面料精心缝制,已经讲究花纹和图案,如邢王二位夫人;年轻的奶奶们最花哨,初锦缎面料外还可用串珠,绞纹链等,造型漂亮极了,领军人物就是我们的琏二奶奶和小蓉大奶奶了。可惜一语难尽,咱们边帖边说。 
  下面左方的那个造型也是我的心爱,淡黄搭配橘红,艳而见威。对称的长枝玉兰从上而下勾勒全身,别致。发间的小凤钗与林妹妹那支神似,但是一个叫人觉得爱怜,一个就叫人觉出威严。 
  这个造型的出色亮点还包括那个独特的下弦月刘海,仔细看下,是不是眼熟?记得好象《新月格格》里刘雪华梳过类似造型,《夜宴》中的青女造型,我一直也认为叶锦添似有仿造之意……呵呵,揣测。

 

附:老太太的抹额

 

邢,王二位夫人的抹额

 

尤氏李纨的抹额

 

小蓉大奶奶的抹额

 

再看凤姐这个烈火烹油的绝世风华皮草装,大毛的衣服,不怒而威的风范,全数的装配——灰鼠昭君兜,镶珠抹额,八翅金凤钗——每一根都会动的。大镶大滚灰鼠风毛棉缎对襟褂子,眉细额宽,态势淡定,天生的执权者。

 

皮草入戏,特别是古装,私以为《金枝欲孽》最成功,皆因虽是大手笔,这类衣物却多挑人,并非上身即可。例如着单装远胜佘诗曼的黎姿在皮褂造型上就被后者比了下来,而如妃邓翠雯的清冷扮相又远在佘之上——总觉得与凤姐的这一造型各擅胜场,一时瑜亮。而如果要加上二十年的跌宕,谁更出色,不言而喻。

 

贴张如妃的,她的这件竹叶青镶金丝飞凤纹的大毛斗篷真是漂亮极了。淡雅,古朴,淑静,凛然,领口的淡紫丝绦和袖口的淡紫滚边遥相呼应,花色秀雅,稳如泰山。此时她正处于韬光养晦的时候,位卑却毫不怯惧,内敛而孤傲不减,妆容清雅,笑容自信。赞就一个字!

 

凤姐早期造型以各色红装为主,盖因人物身份独特且兼正值春风得意之时,所以多用各色红衣。总结了一下。 
  先看第一张。这个造型要是非取个名字不可的话,我估计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选用“浴火凤凰”四个字。看这通身的宝石红撒亮金牡丹花的气派,看那钗头凤展翅欲去的潇洒灵动!总结语四个字:人如其名。

 

再看这身玫瑰紫压正红边幅锦缎长袍冬衣,是早些时到东府赏花的装扮,配上尤氏婆媳一个浅桃红,一个鸭梨黄,好一幅冬装集艳图之少妇版——开个玩笑。

 

凤姐这场戏的妆化得很好,请看近景

 

抄检大观园造型图。 
  大红对襟长褙子华丽极了,发式隆重,珠钗生辉,经典。但是这幅图真正想让大家看的是红楼梦服装设计所体现出的身份以及阶级差别。 
  大家看近处的周瑞家的,和旺儿媳妇,两人是府中有身份的仆佣,衣领处的绣花不动声色的渲染了这一点。但是衣服的质料就远不如主子了。凤姐身上的品红妆蟒缂金丝提花纹锦,周林二人只是普通的棉绫. 
  再看远处的一个丫鬟与媳妇,造型同样用心,衣饰上再次一等,领口绣花没有了。 
  所以,阶级区别与人物区别在本剧的人物服装造型上是有所体现的,不过因为红楼梦本身就是架空历史的作品,所以并没有放在太大的重点。

 

之前我误认为上图是凤姐庆生图。惭愧,昨天又看一遍17集才发现错了。可是两个造型实在是惊人的相似!细心一点的朋友不妨看下一幅图。自己先找找两幅图的不同之处。凤姐表情凶了点,不过幸好看起来很清晰。

 

看出来了吧,衣服的滚边不一样,前者是黑锦缎压粉红边,后者是直接压月色窄边。图案上,前者花朵较大,为富贵牡丹纹;后者花朵稍小,采用了松竹梅岁寒三友——庆生辰,阿凤是寿星婆呢!

 

着是闹了一场后琏二爷作揖赔罪时的造型——又一套红衣服,和前两套又不一样!我的凤姐啊!我们来看下原著中的描述:“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

 

披肩造型——里面是件洋红缎子袄。 
  旧时女子着正装时一般讲究要佩带披帛。唐时尤甚,有时几乎权充上衣,取其轻盈以消除丰腴厚重之故,可谓是重要的装饰品,相关题材电视剧如《大明宫词》中的众多女性角色人手不止一件。(也很喜欢这套剧,写了相关的点评,在空间里)宋明之后披帛逐渐有了御寒挡风等更多实用价值,于是变厚变宽,质料也从唐时的轻薄纱绡之类逐步扩大到了毛皮,锦缎,羽纱等更多面料上,与我们现在偶尔佩带的披肩有了异曲同工之妙。凤姐这一件,银妆缎滚灰鼠毛,荷叶短斗篷样式,造型小巧,华丽中见娇媚,怪道迷倒了色鬼贾瑞。 
  插一句,电视剧中贾瑞的声音真叫滑稽,听起来像是李扬配音,每次看,闭上眼睛就觉得是唐老鸭在对凤姐无礼。呵呵。 
   
  还有,凤姐身后的连理百花穿衣镜如何?

 

这是近景。看,宝姐姐的簪子她也戴过——想来也有道理,她们应该算是姑舅姐妹,自然同声同气。

 

这是卸下那披肩后平儿姐姐在为她梳头——可怜的平姐姐,神仙一样的美人,却只能穿着黯淡的鸦青与秋香绿……再看凤姐的朱砂红——难为了她的赤胆忠心。

 

这个造型,我叫它“天女散花装”呵呵,版权所有,盗录必究,只因小时侯家里有张杨柳青年画,画中仙女的造型和她这件几乎一模一样,细缎质料,光泽柔软。正玫瑰色比甲,浅洋红中衣,同色棉绫凤仙裙,素白半月水波腰封,掺金珠线穗子宫绦,再点缀上细碎的小花,好一个俏皮风韵的凤辣子!

 

这裙子尤三姨也穿过的,不过腰带改成了雨过天青的软纱来看。此卿敢爱敢恨,刚烈如火,两府中第一等奇女子!后文另有补述,不赘言。

 

清虚观打醮夏装。 
  我的至爱。觉得这一集里她真是作到了“身量苗条,体格风骚。”那件荔枝红缠枝葡萄文饰长身褙子做得合身合体,把个凤姐衬托的挺拔利索,发髻上还是这根大凤钗,因是打醮还愿之喜,又添了石榴红绒花,看去风流泼辣,精明锐利。正是老太太说的“南省凤辣子”是也! 
看,好精致的芙蓉团花纨扇。

 

近景

 

大凤钗

 

宝玉挨烫这一节也穿过。瞧那四指宽的额头,并那斜插出去三寸远的八宝步摇簪,怎么怨得赵姨娘不怕得畏畏缩缩? 
   
  插一句,赵姨娘身上这件芙蓉色鸡心领直身褙子设计得也很精致。但是熟知旧时南方尤其是闽粤一带显贵家中妻妾着装规矩的人都知道,惟有正房奶奶才有穿大红裙褂的权利,为人姨娘者只好穿粉红,桃红。北方虽不拘于颜色,式样上却有讲究,《金瓶梅》里提到过节时西门庆家多妻妾裁衣,吴月娘就裁了一件“大红遍地锦五彩妆花通绣袄”下面配“兽朝麒麟补子缎子袍”,两件套;其余人等就只能裁“大红五彩通袖妆花锦鸡缎子袍”,一件直裰。相较之下,正妻的面料,样式,花纹都要高于小妾。正如红楼梦的服装设计里,有身份的太太,奶奶,姑娘们才可穿锦缎褙子,其余丫鬟仆佣就只能多穿比甲,袄裤,面料也少用金银暗花绸,缎之类一样,赵姨娘出身不高,原是贾政身边的丫头,人品又不好,所以虽然也有褙子可穿,估计数量也不会多,不然她的丫头小吉祥儿也不会在跟着姨娘奶奶给舅老爷出殡的时候去找雪雁借衣服了——又跑题了。幸好不是写作文…… 
  (某风插枝花:额头宽是女皇相啊,武则天就是“宽额广颐”的^^

 

给赵姨娘一个近景吧,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的外型惊人的像贾静雯。

 

同样显得她体格风骚的还有这一件。不是红装,却有红颜。这件紫色丝绸夏衣,光华四射,衬托得凤姐美丽无匹。艳光照人!

 

将玩笑含喧,将巧语试探。将颦儿打趣,促一对良缘

 

来套家居服。本是去找李纨闲话,然后就发现了小红这个最具潜力丫头时的造型:亮堂堂照眼明的石榴红缂金丝云锦缎扣身袄儿——她的衣服颜色永远亮得叫人赞叹。这个造型我最喜欢头发上戴的一套亮金钗环,金色珠簪,金线绞纹链,还有右耳后玲珑的立体蝴蝶金坠脚……

 

看后面,顺便看不怯不惧的小红丫头。和稿木一般的大奶奶,那一身叫人心寒的青莲色……

 

同样的家常红衣还有这件。红地黄花,很多朋友第一感觉是啊这不就是那一件?不不不,你要仔细,那件的花朵是金黄的,这件却是明黄的,一个亮度高,一个就暗些。而且那件衣服有镶银线的银丝滚边,这件没有,看出来了吧,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稍后揭晓。看,又一个不常见的头面造型,盘珠卧凤钗,于是想起第二十八回凤姐讲为薛蟠配药拆珠花的情景来:凤姐因在里间屋里看着人放桌子,听如此说,便走来笑道:“宝兄弟不是撒谎,这倒是有的。上日薛大哥亲自和我来寻珍珠,我问他作什么,他说配药。他还抱怨说,不配也罢了,如今那里知道这么费事。我问他什么药,他说是宝兄弟的方子,说了多少药,我也没工夫听。他说不然我也买几颗珍珠了,只是定要头上带过的,所以来和我寻。他说:‘妹妹就没散的,花儿上也得,掐下来,过后儿我拣好的再给妹妹穿了来。’我没法儿,把两枝珠花儿现拆了给他。还要了一块三尺上用大红纱去,乳钵乳了隔面子呢。” 
不知拆的可是这个?

 

这个发型后面还戴着一个赤金五彩蝴蝶压发。很好看

 

再来张柿子红撒金纹荔色滚边袄,里面是玉白色中衣。这件衣服到也罢了,难得的是头上的又一只别致的大凤钗,尾分两股,加了两枝软须,绵延至发顶,婀娜多姿。更难得的是这是一只专为偏带而设计的凤钗,两只凤翅一上一下,线条优美而夸张,几乎随时会随风飞去!更更难得的是,这只钗在改良之后,戴在了尤二姐的鬓边!

 

正是那“雪做肌肤,花为肚肠”的尤二姐——看,是不是很相似?乍一看下甚至会混淆——但是,不同的,凤尾加了一根,凤口衔的串珠坠子由碧绿改成了朱红——其时二姐与琏二新婚燕尔,故而如此。瞧她的衣服颜颜色,是不是和赵姨娘那一身不谋而合?唉,姨娘命啊。

 

先看定装照,注意还是那只大凤钗,还有一条漂亮的金铰链坠蝴蝶抹额。衣饰特点要稍等一下

 

再看出镜实景:头面装饰不一样了,季节不同。这是刘老老一近大观园时 阿凤的造型.也算是黛玉进府后表现凤姐理家才能的一场重头戏。 
   
  遵照惯例,我们还是先来看原著: 
  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 
   
  应该说这个造型和原著是非常吻合的。请大家仔细看图。头上是秋板貂鼠昭君套,额上,是 前文已经提及的攒珠勒子,即抹额。身上穿的,是桃红撒花袄,下面是大红洋绉银鼠皮裙,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手炉是洋白铁镀景泰蓝四方墩造型。看不太清,没有关系,后面还有图。独缺了一件石青刻丝灰鼠披风——是室内戏码,故而略去。

 

再来看粉光脂艳四字的效果

 

看得出这件衣服是 短袄设计,颜色非常之美

 

同样颜色的还有这件-----少了撒花,做成了直身长衣设计,搭配的中衣都是粉兰色。注意后头丫头拿的,就是前文提到的手炉。

 

这件衣服的下落大家猜去了哪儿?来看,给了袭人了。原著中有精彩描述: 
   
  半日,果见袭人穿戴来了,两个丫头与周瑞家的拿着手炉与衣包。凤姐儿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凤姐儿笑道:“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的,赏了你倒是好的;但只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一件大毛的。”袭人笑道:“太太就只给了这灰鼠的,还有一件银鼠的。说赶年下再给大毛的,还没有得呢。”凤姐儿笑道:“我倒有一件大毛的,我嫌风毛儿出不好了,正要改去。也罢,先给你穿去罢。等年下太太给作的时节我再作罢,只当你还我一样。” 
   
  ——可叹的凤姐,真正是曹公笔下第一等深刻的人物。大家千万不要把她看作一个单一的反面定例。她的确干了很多坏事,聚材敛私,善妒工谗,甚至伤人性命。可是同时,她也作过并不少的好事:例如此节,她看顾袭人;而且紧跟着这一节写下去,她又让平儿包了两件羽纱大红对襟褂子给岫烟送去,丝毫不介意她是嫌着自己也遭自己嫌的婆婆邢夫人的内侄女;她掩护鸳鸯,变着法尽量劝服婆婆以帮助鸳鸯摆脱大老爷贾赦的毒手……周汝昌先生和周思源先生不约而同赞赏过她有侠义心肠,而从一个体贴侠义的理家能手最终沦为权与利的奴役,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有耐性的朋友们不妨坐下来,再花些功夫,细细体谅。 
   
  一个小细节还请大家注意,粉光脂艳一图里昭君兜上戴的那枚团凤坠珠钗在这里戴到了后面的发髻上,那颗珠子会动的,很独特。

 

好,解决下一个问题,上一件衣服给了袭人,那又做的一件是什么样子呢?来看下图。本人特别喜欢的一件衣服,这个玫瑰红实在红得周正。这是一件洋缎泥金五彩牡丹凤凰纹通袖长袄。金线绣制的菊花彩光绚烂,与中衣的浅金云纹褂子相映生辉。抹额也是金色的。对了还有手炉,哈哈,总算看清楚一点了吧。

 

再一张,帮大家看清五彩凤凰牡丹纹

 

那么刘老老二进荣国府时,阿凤的装束又如何呢?来看这张定装照不得不说,这个造型里的阿凤的那件白纱褙子加藕荷长裙的造型真是漂亮极了,她出场时曹公有一句描写很精彩,说她“恍若神仙妃子”,综观她的所有造型,“妃子”二字到是不差,要说“神仙”,我觉得就只有这一个了。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突然间小了好几岁,最大的遗憾是很可惜在剧中一闪而过。几乎是转眼就不见了。 
   
  注意看她身后的宝姐姐,美得像个洋娃娃。大眼睛,翘鼻子,酣态可掬。

 

贴一下那许多人都不太会在意的转眼间。可喜的是虽是远远的隔着,凤姐那身姿飘摇的神韵却可以感觉到,有种雾里看花的美,又叫人恨得牙痒——为什么不多穿会儿让我截个清晰点的图?

 

后来到是找了张中景,可惜还是有些不太清晰。注意她脖子上的蝴蝶项链,还曾经做过抹额,就是本帖最上面定装照那条,她带过,她婆婆邢夫人也经常带。

 

贴张邢夫人佩带时的情景。

 

还可以斜着戴——这个太太很爱风流的说,每次出场都打扮的花枝招展

 

好,下面我们来看下真正的二进荣国府中,凤姐的主要造型。如图:这件大红衣裳和大金凤钗前文已经多次提及,现在就不多说了。我比较喜欢的是照片里的如烟绿柳和如盖荷田。刚看到的时候以为是布景,后来仔细研究了一下光线和远近的比例,才觉得应该是真景,可能上传照片的网友又修改了一下,总之,很漂亮的定装照。说到选景,心里有点小小的嘀咕,当年为了拍《红楼梦》专门盖了一座园子,让万千红楼梦迷们神魂颠倒了二十年,新红楼就要开拍了,不知道他们在选景上准备怎么做?要是还用那座园子,好象有点老酒换新瓶;要是准备搭景,我现在就拒看;要是打算再盖所园子,是不是又“太过奢华糜费”了呢?伤脑筋中……

 

记不记得凤姐曾经在园子里客串船娘呢,难得一见的童趣大发啊。注意,这件大红袄配了条茄紫薄棉长裙——叫我想起《金瓶梅》里西门庆为孟玉楼配衣服的情节来——哦又想跑题,打住,毕竟后者儿童不益,不多说了。不过成年朋友们推荐你们两书并读,要知道脂砚斋对红楼的构思与写法上有一句赫赫有名的批语“……深得《金瓶·壶奥》……”是一本好书啊,,只是不知道要禁到何时?

 

再来见识一下书中写到的乌木三镶银箸——即箸之首尾镶银封,旧时讲究的人家用来测试饭菜安全性的——汗一个先,我的意见和姥姥一样:“这个菜里要是有毒,俺们的饭菜就都成了砒霜拌得了……哪怕毒死,也要吃尽了!”——改天一定写一篇红楼食谱赏析,完我心愿。

 

好,红装造型正式结束,下面进入古雅的冷色系!忍不住再感叹一声:我的凤姐啊! 
   
  先来张定装照,我爱死这张图片了!为什么呢?请大家细看,这是一张尚未穿上外套褙子的中衣全景图啊,太宝贵了,迄今我见到的包括的剧中的主人公定装图里几乎没有这件这么完美巧妙的反映作者所表现的社会背景的精品了。——衣服是典型的清装旗袍设计,但是省去了传统旗袍必备的镶滚等手法,因为原著中虽然提到了很多清代满人的生活习俗,包括着装风格——如宝玉常穿“箭袖”,而且梳着一条鹅卵粗细的大辫子——却因为作者立志“将真事隐去”而一直未能给我们留下考证的理由。是遗憾,也是幸运——不然我们会更早二十年踏入还珠时代,大家能想象黛玉穿着琵琶襟大镶大滚金枝绿叶长旗袍,再脚踩三寸花盆底的造型吗?赞一下,顺便插一句个人观点:凤姐穿清冷色系更好看!这件玉色印暗金竹叶纹的中衣衬托得她高雅庄重,和平常完全是两个样子。可是似乎更好看了。呵呵。卷须翅三尾点翠衔单滴流苏的凤钗样子比那只大凤收敛了许多,因为这是凤姐主要的后期造型。不得不提的是,她额上挂的露垂珠帘金抹额精致无匹,是她所有勒子抹额中最精彩的一条。

 

来个近景让大家看,是不是很美?一粒粒的石榴石围绕着中间的椭圆翡翠珠,有众星拱月之势。人物身上披的赭石披风古朴厚重,很合她的身份。

 

再看另一条同样精彩的抹额。 
  这是宁国府秦可卿发丧的造型.抹额是银平纹链坠素白珍珠式。特别的冷艳,让人望而生畏。旁边的双衔鸡心坠小银凤钗也是凤姐出席庄重场合时的必备头面,其实有一对的,一会发给大家看。身上的衣服是雪里金遍地锦滚花狸毛长袄。下面是条湖蓝色的宫绦长裙。整体颜色搭配高贵雍容,真正有大家主妇之风。

 

来个近景,再看那条漂亮的勒子。这个造型我非常喜欢的还有那条荡起来的八宝簪,流苏用米粒小碎珠穿成,简洁明快

 

来看下裙子,图截得不太好,镜头很快。不过可喜的是这身衣服与身后的胡桃木玉兰大照屏及身下的独山围炕甚至包括房上的白色丧灯搭配得都极其协调。真正是权倾两府的极盛之姿啊。

 

如果不告诉你,看得出来这是谁吗?肩瘦如削,腰纤一握。髻松发乱,不胜清寒…………难道是?。。。莫非是?……或者是?……

 

好,谜底揭晓。请美女转过身来。 
   
  啊……!啊……!!啊……!!!竟然是她! 
  呵呵想不到吧,凤姐姐也可以柔弱的说。这个造型的亮点是雨过天青玫瑰纹亮缎对襟长褙子。衣料质地特别好,也是我的心爱——正是上面那一造型的中衣啊。可惜同样一件衣服,此时阿凤已经多为婆婆嫌弃,再亮的华衣也挡不住难挡的委屈。

 

来张精神点的图。头面是那支大凤钗的改良版,虽然偏带了,可是一样精彩。仔细看,玫瑰纹真的很娇媚。

 

贾母过生日时也穿过的。下面是条葱黄宫绦裙。常看87版的朋友一定有印象,凤姐的造型是越到后面越好看。看她头上的全套宫装凤头钗,还有手上的粉红纱绢子,柔和。

 

来张近景看珠钗。贾琏是正五品官,这一套丹砂点翠朝阳挂珠钗是凤姐按品大装时必须佩带的。记得元春省亲夜也带过,文采辉煌,端雅不俗。

 

就是这一套,只不过又加上了一副赤金五彩额冠,以示庄重。身上衣服是五彩遍地石榴百子妆蟒锦袍,算是彰显身份的隆重正装了。

 

清冷造型又怎么能少了苦尤娘赚入大观园中的经典贤妇装?先来看下原著: 
   
  尤二姐一看,只见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 
   
  再看剧中的造型——真是叫人惊叹啊!这一造型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做了成功的改动,保留了月白袄,素白银器之精华;青缎披风改为靛蓝——要说也与青色同出一系;白绫素裙改为银灰羽缎质地;妆容上继续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化腐朽为神奇,点妒妇成贤良!经典! 
总结语:三春之桃难比其俏,九秋之菊怎匹其洁。

 

注意那只小凤钗,前文我已经交代过是一对了,这是右边的那一只

 

再看左边

 

瞧这姐妹二人——完全不同类型的对比。一个翠蓝配深绿,一个粉红配朱红;前者凝重,后者浮漂;前者清冷,后者喧闹;前者不怒而威,后者似进实退——既是身份地位的悬殊,也是个性明显的对比。 单看这一幅图,二姐败局已定了……叹叹。

 

这是准备的最后一张定装照.我们的凤姐姐终于像天边的晚霞般,走到了繁华盛世的尽头.实在不忍心将她破毡就葬的一幕重新回顾,就让我们的追思定格在这最后的一刻吧.至少,这一刻 的她,宁静端雅,光彩依旧.身上穿得是元妃省亲时的那件五彩石榴百子妆蟒锦袍.头上插的是八宝串珠钗.羽白缎子披风似在告诉我们人物的内心在经历了一幕幕起伏跌落后终于重回宁静,只有从橘色的披风边缘还能找到当年杀伐决断的隐影.忏悔已然无用,只求以身为证,警喻世人: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呼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正是:          
莫为聪明累,宜将福慧修.          
愧悔生前事,凭轩涕泗流. 
附:       
拙作:(凤悲鸣)     
奴是个亮晶晶,光灿灿,金闪闪,俏生生,喜盈盈一只凌宵凤!天眷得我自生来便是风雷性,花月貌,玲珑心,爽利口,泼辣辣千样美风情!奴挑的是千斤担,聚的是财与权,结的是村妇缘,弄得是小巧剑。奴也曾伏祸根,遭魔厣;敛不义,拆姻缘;挽大厦,把神伤;终下堂,泪难干。都怪奴眼高于天,见识短浅;见利忘本,心硬脸酸。悔不该多贪念断己后路,孤女流落在烟花途。若可得天与地交换,今与昔倒颠,义与恩必偿,债与怨早还。天哪!又何必哭向金陵悔似山!

 

凤姐篇 完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