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山海经》原文\翻译\解读  

2012-05-18 08:42:24|  分类: 探索山海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海经》原文翻译解读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山海经》是先秦古籍,是一部富于神话传说的最古老的地理书。它主要记述古代地理、物产、神话、巫术、宗教等,也包括古史、医药、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内容。除此之外,《山海经》还以流水帐方式记载了一些奇怪的事件,对这些事件至今仍然存在较大的争论。最有代表性的神话寓言故事有,夸父逐日、女娲补天、精卫填海、鲧禹治水等。具体成书年代及作者不详。

山海经全文阅读

注:原文后附白话版,白话文中黑色小方框为缺失字,可参考原文阅读。

山经
  第一卷 《南山经
  第二卷 《西山经》 
   第三卷 《北山经
  第四卷 《东山经
  第五卷 《中山经
海经
  第六卷《海外南经
  第七卷 《海外西经
  第八卷 《海外北经
  第九卷 《海外东经
  第十卷《海内南经
  第十一卷 《海内西经
  第十二卷 《海内北经
  第十三卷 《海内东经
大荒经
  第十四卷 《大荒东经
  第十五卷 《大荒南经
  第十六卷 《大荒西经
  第十七卷 《大荒北经
  第十八卷《海内经》

解读山海经的钥匙
  
  总述
  
  《山海经》对于华夏文明,正如《吉尔伽美什》对于两河流域文明一样,这些文字所承载的是揭开文明源头的最古老的线索。所不同的是,《吉尔伽美什》被尘封了4000年,重现天日以后却能被正确地解读,而我们目前所读到的《山海经》,自汉代被发掘整理出来后,却被曲解了将近2000年。值得庆幸的是,生在这样一个资讯发达的时代,我们可以坐在家里,一边品着清茶或美酒,一边浏览储藏在全世界各大图书馆的藏书,慢慢比较保存在各个博物馆甚至是私人藏家手里的实物。在这样的基础上,重读《山海经》,重读前人对《山海经》的分析。越读我越坚信,在前人眼里荒诞不经的《山海经》非但不荒诞,恰恰相反,她记录的是真实的历史和地理,而且是以极其严格和认真的态度记录地真实的历史和地理。两千年来,太多太多的曲解使她蒙尘蒙羞,也许今天,是还她以本来面目的时候了。
  
  中华文明几千年来虽然屡经战乱破坏,但在仍然遗存下来浩如烟海的书本中,如果有一本书能揭示夏代以前华夏文明起源的话―――那只能是这本《山海经》。这是什么样的一本书喃?简单地说,她是对从黄帝起一直到大禹这样一个国家雏形的建立和传承所做的记录,是对这一段历史时期国家疆域内山川物产的详细调查报告,这段历史是我们文明的开端,是我们的根―――每一个华夏子孙,都应匍匐在这本书的面前,细细研读,用心来感知我们祖先的灵魂和足迹。
  
  
  
  是什么原因造成后世对《山海经》的不理解和曲解?我认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1.《山海经》在她诞生的年代,没有成熟的文字体系来准确记录她
  
  有学者认为,最早的《山海经》是以语言内容+辅助图画的方式代代流传,图画就是所谓的《山海经图》,这一认识符合历史背景,就目前考古对文字体系的整理来看,在《山海经》诞生的时代最多有图语符号,并没有成熟的文字体系。最初的《山海经图》应该就是以宫室祭庙壁画或青铜器上的图案(据载大禹曾铸九鼎,在九鼎上描绘九州的山川地貌和出产)的形似存在。虽然当时没有文字,但是用于交流的语言应该是有的,《山海经》的内容,应该由国家政权核心的人物(国王或祭师)口口相传。保障上古历史地理记录的传承,应该是夏商周中央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而且在这里,我们要注意,在传承当中,用语言口口相传是主,图画是辅。但是,战乱和都城的迁徙会很大程度上干扰这一最古老的历史地理课本的传承。屈原大夫的《天问》,内中很多问题,和《山海经》的记录相关。以三闾大夫之职却对历史充满种种疑问,这说明在春秋时期楚国可有能还部分保存了画图和部分传言,但核心的内容解释却已经蒙昧不清了。
  
  在北欧的历史里,部族的领袖被叫做Narrator――― 讲述者。讲述什么呢?讲述部族的历史。这历史被部族领袖一代一代,口口相传,对一个部族来说,最最重要的就是传承部族的历史。因为,这历史除了包含部族的血缘传承,和其他部族的关系外,更重要的是,他包含着祖先开拓总结出的山川地理物产知识,技术技能,这些宝贵的知识能保障部族的延续,支撑部族的壮大。这一点和我们《山海经》所记录的内容和目的是不是很一致呢?
  
  
  
  2.暴秦对文化的破坏,历史文明被割断了,这注定秦后所整理建立的文化体系是生长在废墟上的蓬麻,文明的大树已经被砍断了。
  
  一谈到秦,我们都会联系到焚书坑儒,秦被称为暴秦似乎就来源于此,以前理解不到焚书坑儒究竟有多坏,似乎和她统一中国,统一度量衡,修建长城相比,功过相抵,甚至功大于过,焚书坑儒?不就杀了些儒生,烧了些书而已,有多坏?值得留下千古骂名?
  
  后来学习古文字才知道,古文字的正确源流理解和变化传承,在秦之后―――断了,完完全全断了。如果没有近几百年对金文(青铜器铭文)的研究,没有甲骨文在一百年前的出土,没有随后对甲骨文的将近一百年的研究,我们还会天真的认为我们的汉字忠实于他的本源――甲金文字。 我们还会天真的认为汉代整理并流传下来的《说文解字》真的对字型和字意有正确的理解。
  
  文字如此,文化更如此,现在看来,以秦的强大,政令的贯彻执行力度,当年绝不仅仅是杀了几百个儒生――― 应该是整整一代知识分子被迫害屠戮。书,这一传承文明的载体,除了医药、卜筮、农种,其余的大量被焚毁。中华文明如果是参天大树的话,在秦代这棵书就被砍断了。在树桩旁,瓦砾堆中,的确后来又长出了些东西,看着好像也是树,也很茂盛,但是她却是空心的――― 一大蓬蓬麻而已。
  
  先秦的著述,包括《山海经》,在秦之后,不可能被正确地解读了。
  
  3.汉代经济政治上的强大,支撑保障了他所整理重塑起来的文化体系源远流长。
  
  为什么我们今天自称汉人, 而称我们的语言文字为汉语汉字?我们的国家文明起源于夏,后有商周,有秦, 汉后有唐宋, 为何我们不自称夏人,商人,周人……? 我们已知的成熟的文字体系有殷商甲骨文,商周金文, 为何偏偏要要称汉字?是因为汉代很强大很特别吗?汉的强大或者特别具体体现在哪里?
  
  这些问题你思考过吗?你的答案是什么?
  
  我思索后的答案是这样的―――那是因为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里有两大重要节点:
  
  第一大节点是从新石器(玉器)文明向青铜文明过渡时期, 根据现代考古对玉器和青铜器遗存的统计,这大约发生在夏的中后期和商的早期。 但是由于这一时期频繁的战乱和迁徙(夏五迁其都,商亦五迁其都最后到殷), 再加上这一时期是我们文字的雏形期, 这段历史没能清晰的记录下来, 而是大多以神话传说流传于世。
  
  第二大节点是青铜文明向钢铁文明过渡时期, 这发生在汉代。 汉代钢铁兵器代替青铜兵器大量装备军队, 钢铁工具大量应用于农业和手工业。但是, 要知道铁矿石的开采和冶炼, 钢铁的锻造和铸造, 这些技术都不是在汉代发明的, 而是在春秋战国时期早已成熟, 汉的伟大在于―――我们把先进技术在汉代转化成了生产力, 成功完成了从青铜文明向钢铁文明的过渡, 并且通过严格限制向匈奴输出技术和铁器, 成功阻止了匈奴从青铜文明向钢铁文明过渡。 最后, 强悍的匈奴分裂成南北两部, 南匈奴向汉王朝投降南迁, 北匈奴西迁,越过浩瀚戈壁沙漠,向中亚和欧洲掩杀过去。
  
  再加上,从秦代开始,我们的国家政权结束了从夏以来的封建(分疆裂土,分封诸侯,逐级建立政治经济文化都相对独立的小国)格局,走上独特(在世界历史范围内相当独特)的中央集权格局,这一格局持续直至清代。秦只传二世即亡,导致中央集权格局的稳定确立实质是在汉代完成,中国的政治文化格局从此走向单调(褒义词可称齐整)。一个统一的高度集权的强大国家,顷全国之力对内建立新的体系(包括文化体系),对外不断开疆拓土,打败匈奴,世界格局都为之变化。而且得益于非常成熟的语言文字系统,汉代的丰功伟绩都能被详细记载下来,并且让后代一直沉迷于其中。
  
  但是二十世纪随着甲骨文的发现,随着对青铜器铭文和甲骨文的系统研究,我们发现,汉代所整理建立并传承下来的文化太山寨了。以汉代整理的《说文解字》为例,其中对文字源流的错误解释远远超过正确解释。但这本书却作为文字学宝典流传2000年,至今仍是很多大学中文系使用的汉字宝典,流毒之深远,不知能否彻底纠正。
  
  汉建立的这种强大的谬误文化体系,保障了汉代以及汉以后对《山海经》的错误理解大行其道,最终这本书被归入神怪小说不断边缘化,一颗璀璨的明珠就这样渐渐被淹没于尘埃当中。
  
  
  
  不过我们也要感谢汉代,现存《山海经》是在西汉汇编的,好在当年只是汇编,没有去过多的注释,这样的话,虽然当时就对其内容很不理解,但是《山海经》的核心还是大致忠实于原貌的。今天,我试着跳出单纯利用古籍文字的传统考据方法,引入近现代考古的新发现和其他自然科学的成就,来重新解读这本古书,试图抓住一些基本点进行分析,看看这样能否为更多的希望解读《山海经》的人提供一些启发。

第一章. 《山海经》的度量衡分析―――让我们从度量衡开始,《山海经》里使用的度量衡是困惑大家最多的一个方面,我认为《山海经》的度量衡是夏代和夏代以前所使用的,目前我们的考古发现只能对周代和部分商代度量衡有确切的实物结论,很多《山海经》的研究者都借用周的度量衡甚至现代的度量衡来解读《山海经》的地理,这样得出的地理范围结论千奇百怪,往往要用半个地球甚至整个地球才能承载这个4000多年前的古国。在这一章里我们会对长度单位“仞”,“步”,“里”,还有数量单位“亿”进行分析,试图得到比较准确的和现代度量衡的换算。
  
  
  
  1. 高度单位: 仞 ―――约等于现代的1米多
  
  “昆仑南渊,深三百仞”
  
  “太华之山, 其高五千仞”
  
  “三桑生之, 其树皆无枝,其高百仞”
  
  昆仑在哪里?不知道。南渊还存在吗?不知道。太华是哪座山?不知道。4000~5000年对于山的高度虽然改变不大,但我们无法定位这些山。对于湖渊,如果这片土地适合人类的定居和繁衍,那湖渊的地貌在4000~5000年内应该有很大的变化,沧海桑田。翻开历史,很多大城市周边汉以前的湖都不存在了。
  
  
  
  但是这三桑树,哈哈,咱们是不是能分析分析。“三桑生之, 其树皆无枝,其高百仞”,为什么要将这棵树载入史册?就像吉尼斯记录只记录世界之最一样,这棵树估计是当时所见最高的树。无枝而高大,从描述来看是什么树喃?―――衫书,我们在川西的高山上还能见到很多这种树,只是在经历了几千年的砍伐后,现存的杉树一般也就高30~50米。幸运的是,美国为我们保存了目前还活着的最高的树―――位于加州的一棵高达115.2米的红杉――――现实世界中最高的生命体。每年都有几十万游客前来瞻仰它的雄姿(1902年,一位科学家在加拿大测量了一棵道格拉斯黄杉,它的高度竟有126.5米。但是这棵树已经被砍伐了)《山海经》的三桑树比这棵红杉高还是矮,无从判断,但是,应该差距不多, 我们不妨就用这棵红杉来换算“仞”, 115.2/100=1.152, 那么一仞就是现在的1米多。
  
  这就是那棵最高的美国海岸红杉:
  
  解读山海经的钥匙---第二话,度量衡
  
  
  
  另从 “仞”字的来源, 字型和人相关,应该还是用人去度量高度,但具体怎么用人去度量?这点一直有争议,有人说是用两手张开竖着量,有人说就用人本身的身高量,不管怎样,1米多的数量是不错的。
  
  
  
  2. 距离单位:步 ―――约等于现代的0.5米
  
  “发丸之山, 广员三百步”
  
  “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
   “步”很好理解,不论从字意和字源古今没有大的变化, 是人匀速行走时候的步距。现代人身高稍高一些, 步距稍大一些, 约50~60厘米。对于《山海经》的步,我们取一步等于0.5米。我们把“步”提出来是为了下一步分析“里”。
  
   也的确有些秦汉文献把步和尺联系到一起,例如《汉书·食货志上》上写“六尺为步”,汉尺等于现代23厘米,换算来汉时一步等于现代的1.4米左右,难到汉时步量是让人卯足了劲作三级跳?亦或是把三步当作一步?还是因为秦汉已有标准精确的“尺”作为单位,“步”已经退出精确测量,不作长度单位太久,失去了它的本意和本来的长度。而且秦汉距离夏代也有2000来年,太久远了,变化有多大已经不清楚,所以不以此为《山海经》“步”长的依据。
  
  
  
  3. 数量单位: 亿 ―――等于现代的十万
  
  “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
  
  而刘昭注《郡国志》内,引用古本《山海经》,称:“禹使大章步自东极至于西垂,二亿三万三千三百里七十一步;又使竖亥步南极北尽于北垂,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
  
   按照吕子方先生《中国科学技术史论文集》内对所有古文献中万以上数字单位记录的综合分析, 得出结论:在春秋时期,北方黄河流域国家内“亿”是万万,而南方长江流域国家内“亿”是十万。战国时期到秦汉,南北统一为“亿”是万万,一直沿用至今。
  
  
  
   那么《山海经》里边的“亿”是十万还是万万喃?
  
  如果按照北方黄河流域体系是万万来计算,那么“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就大约等于25万公里,如果按古本“ 二亿三万三千三百里七十一步”来算,大约等于10万公里,我们的地球周长只有4万公里,装不下这个古国。
  
  如果按照南方长江流域体系是十万来计算,那么“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估计这里“十选(万)”为误录,我们按五亿九千八百步来理解,就大约等于250公里,如果按古本“ 二亿三万三千三百里七十一步”来算,大约等于110公里,这个范围对于一个4000年前的古国来说,合理。所以我们认为《山海经》的亿是十万。
  
  4. 距离单位:里 ―――约等于现代17.8米
  
  “里”是重点,《山海经》的“里”不能正确考证的话,没法了解她所记录的地理。也没法纠正众多的地域谬误。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
  
  ……
  
  《山海经·中山经》:“禹曰: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
  
  “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根据《春秋·谷梁传》记载“古者,三百步一里,名曰井田。”判断这里的里应该是农业高度发达后的产物,周是典型的农业发达国家,周时以300步为一里,这样周的一里大约是现代的150米。
  
  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夏的“里”。从《山海经》本身对山海的描述,我们不能定位这些高山,也就不能得到一里有多长。但是有另外两方面的数据可以用于研究:
  
  
  
  4.1 ―――以《山海经内》“里”“步”的记载来研究
  
  
  
  《山海经·中山经》:“禹曰: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
  
  “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
  
  509800步/28000里=18.2步/里, 每里18.2步, 即每里大约是现代的9米。
  
  如果用刘昭《郡国志》内引用的古本《山海经》的数据,那么:
  
  233371步/28000里=8.2步/里, 每里8.3步, 即每里大约是现代的4米。
  
  
  
   但是以上的计算有个问题,山经末尾的天地东西的里长和海外经里竖亥步量的东西极之间的长度是针对同一个地域范围吗?感觉山经里的“里”长是按山的走势累加而来。而竖亥的步测应该是针对一个相对平坦(类似中心平原)的地域尽量取直线走来量得的,很可能是大禹治理了水患后,对群山环抱中的大平原进行的测量,以此测量数据,为此后走下山区,来到这片平原建立新的文明规划蓝图。
  
  这里顺便提一下,丁振宗先生所写的《破解<山海经>》一书,也是这样计算,只不过喃他把《山海经》里的亿当成现在的亿来使用,得出计算结果《山海经》地域覆盖整个欧亚大陆。然后浮想联翩,跳出地球,把外星人都扯了进来。
  
  
  
  4.2以《山海经》里鼓声的传播距离来研究
  
  还记得小时候同学中有雷姓的两姐弟,一到下雨打雷时就吓得钻到桌子底下。在远古时代,人长时间的在野外劳作,可供躲避的房屋条件更差,自然界里最令人惊惧的声光现象莫过于雷电。人发明了鼓以后就一直认为天上打雷是因为天神在擂鼓,这说明鼓声的频谱和雷声的频谱在人耳所能辨识的频率范围内很接近。
  
  “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撅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这个记载应该又和那三桑树一样又是个载入史册的吉尼斯记录,这次世界之最是最响亮的鼓,怎么量化喃,这鼓的声音传得最远,传了五百里。那么这《山海经》的五百里究竟是多远喃?先不着急分析鼓声,我们先看另一篇有趣的论文,作者是300年前的康熙帝:
  
  
  
   康熙皇帝爱新觉罗&#8226;玄烨(1654~1722年)是一位认真勤学的人。在他的《几暇格物编》中,记载了一则他所做的关于声音传播距离的实验,题目 是“雷声不过百里”。他说:“朕以算法较之,雷声不能出百里。其算法:依黄钟准尺寸,定一秒之重线,或长或短,或重或轻,皆有一定之加减。先试之铳炮之 属,烟起即响,其声益远益迟。得准比例,而后算雷炮之远近,即得矣。朕每测量,过百里虽有电而声不至,方知雷声之远近也。朕为河工,至天津驻跸,芦沟桥八 旗放炮,时值西北风,炮声似觉不远,大约将二百里。以此度之,大炮之响比雷尚远,无疑也。” ―――-把康熙这文言论文翻译一下是这样的,他用了个记时工具:“黄钟”,应该是一个西洋钟吧,这种有个秒摆(每摆动一次是一秒)。先用铳炮(火绳枪的东方名字)做试验,火药爆炸时发出烟,一看见这烟开始计时,听到声音计时停止,根据铳炮和观测者之间的距离除以时间就可以得到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的速度(光每秒跑30万公里,光从铳炮到人眼耗费的时间忽略不计)。然后再用同样方法多次观察闪电和雷鸣,如果闪电雷鸣的源头离我们近,我们能看到闪电听到雷声,如果远,我们就只能看见闪电而听不到雷声了(雷声通过较远的距离传播,衰耗到人耳已经不能被识别了)。这样根据以前算出的声速乘以时间就得到了雷声最远的距离―――不出百里。(后来他又对大炮声做了一些计算和比较)。回过头来,我们是想知道鼓声最远能传多远,云层里正负电离子的猛烈碰撞而产生的雷声的音源,其强度一定比鼓声的强度大,但是大多少喃?无从比较。
  
   我们知道鼓在古代是作为战场指挥用和祭祀用,后来又作城市报时和娱乐用途。皮鼓是最典型最古老的鼓,一般是用整张兽皮(最常用是牛皮)蒙制,要想鼓声强传得远,在同样工艺条件下,一般就得加大鼓面的直径,而鼓的直径又受限于整张兽皮的大小。
  
  
  国内有据可查的鼓声传播距离有下面这些:
  
  1. 清代庙里的鼓―――宜昌市夷陵区太平溪镇古村坪村二组的龙骨石山颠有座盘古庙,据清同治三年(1864)《东湖县志》载,庙内观音殿有一个两人合抱的大皮鼓,用木棒擂击,隆隆鼓声可传四、五公里远
  
  2. 2008年造的“丹阳第一大鼓”―――鼓面直径达1.7米,高约1米,重达100多公斤, 大鼓正反两个鼓面用了两整张牛皮,由山东著名的制鼓高手耗时两个月制作而成,鼓声最远能传3公里,
  
  3.古代城市里的鼓―――每个城市都会设置钟楼鼓楼,钟鼓的声音必须要覆盖整个城市。因为,除了市民官府的作息要参照钟鼓报时外,更重要的是各城门要靠钟鼓报时来严格开闭。一般钟鼓楼都设在城市中心,这样我们取城市的对角半径就能知道鼓声能传递的距离。我们找最大的城市得到最大的城市的半径,就可以用来参考最远的鼓声传播距离。
  
  京城是最大的城,让我们考查清代北京城的大小布局。北京城很有特色。她的南北轴线,南端自永定门起, 北端至鼓楼、钟楼北面的安定门和德胜门中间的位置,全长8.56公里。她的东西最宽处,以外城广安门到广渠门测量,长8.2公里。北京城布局很特殊,她的钟鼓楼不在城中心而在城北,不管怎样布局,按照所有城门必须听到鼓声的原则, 那么我们以鼓楼到城市西南角或东南角为鼓声最远距离,也就是鼓楼到左安门或右安门的距离来作为北京城鼓声的最远距离,实测鼓楼到左安门8.7公里,到右安门8.8公里
  
   解读山海经的钥匙---第二话,度量衡
  
  
  国外的鼓声传播范围的记录:
  
   1. 在西非,有一种叫做“传话鼓”的鼓在近代还在使用,这种鼓相当于现在的无线电,用于远距离的通讯,据记载,在清晨、傍晚比较安静的时刻,鼓声可以传到15公里以外。
  
   2.墨西哥是一个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民族。据说,当地的鼓声可以传到十公里以外。
  
   但是国外的记录都不大确切,只能稍稍参考。我们还是以清代北京城的鼓声传播距离8.8公里来取信,我们就用这个来计算。要知道几千年来皮鼓的制作工艺并没有太大变化。《山海经》的鼓声能传五百里的最高记录约等于清代北京城的鼓声传播距离8.8公里,好了,8.8公里除以500里, 结论―――《山海经》一里约等于现代17.6米。
  
   按照这个结论,“禹曰: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 我们换算,天地东西大约有492.8公里,南北大约457.6公里,这就是《山海经》描述的多山环境国家的大致疆域大小。
  
  
  
  4.3 这里顺便提一下,云南测绘局的扶永发老师的《神州的发现》一书认为,《山海经》记述的是云南西部东经101度以西,北纬23度以北纵谷地区的地理,书中的古昆仑山即今云南纳溪河和毗雄河—— 苴力河以西、云县县城以北、高黎贡山以东、金沙江以南横断山脉地区。作者还利用地图比例,换算出《山海经》里距为今日华里的3.3%左右,即《山海经》一里约等于现代16.5米。关于扶老师的这些地域研究测绘结论,我们在下一章,《山海经》的地理历史分析里面详细讨论。
  
  
  
  4.4“里”字的来源? 《说文解字》说是“居也从田从土”,认为和居住的里,田土相关,但是查“里”字的金文写法,似乎是土里长出的东西,或者像安置在地上的东西,想不明白。也许以后可以有比较合理的解释
第二章. 《山海经》所记录的地理历史范围的分析,困惑我们最多的是《山海经》的地域问题,这个问题不弄清楚的话,那我国的文明起源史还是像现在一样――― 一团混乱。
  
  
  
  1. 《山海经》所记录的历史范围―――约公元前2000年
  
   《山海经》记录了从黄帝打败炎帝蚩尤之后,黄帝的嫡系子孙取得政权,排斥打压炎帝嫡系。建立国家雏形,国家的王位,先在黄帝嫡系各分支之间交叉传位,历尧舜禹,而后禹的儿子启独霸王位,开创子子相传的制度,开启了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封建朝代―――夏。对这段历史范围,后来研究者历来分歧不大。我们这里要做的是以公历定位这段历史范围。
  
    2000年11月9日我国的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了《夏商周年表》。《夏商周年表》定夏朝约开始于前2070年,夏商分界大约在公元前1600年,盘庚迁都到殷约在公元前1300年,商周分界(武王伐纣之年)定为前1046年。虽然这一工程基本没有任何实质成果―――没有找到夏和夏以前的城址。但是这一年代结论大体沿袭能和殷商甲骨记录互相印证的《竹书纪年》,比较合理,我们采用。那么我们的《山海经》大约记录的是公元前2000年左右我们中华民族国家文明的开端。
  
  说到断代,在这里顺便谈谈一些有趣的东西。在我国的教科书里, 中国和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并称为“四大文明古国”。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世界学术领域来说,没有四大文明古国的说法,一般提四大文明发源地,分别是中东两河流域(古巴比伦为代表), 古埃及,古希腊,古印度。这四大古文明发源地, 均在公元前3500至公元前2500就建立起城市和国家(城邦),形成成熟文字,并且普遍使用金属冶炼技术。我们一直认为我国的国家文明起源于夏,但到目前为止, 我们找不到夏时的城址,没有见到商代甲骨文之前的成熟文字, 也没有发现早于商中期的金属工具或兵器。因此世界史学界只承认中国的国家文明起源于公元前1500左右的商代。想想这国内国际的差异说明什么喃?―――难道有人一直在指鹿为马,以叶障目?怀抱着这种态度的专业学者有可能得到真正的研究成果吗?
  
  
  
  从传说和记载来看, 中国在夏代之前,蚩尤和黄帝战争时代就已经使用金属兵器, 国家内不同的氏族建立了很多小国, 这些城址有可能被新城叠加覆盖,但是不会凭空消失。我相信我们是能够找到这些中心文明的城址的,但前提是,我们有勇气去正视以前错误的结论。推翻几千年沿用的错误黄河流域文明中心体系,建立新的体系
  
  
  2. 《山海经》所记录的地域范围―――长江上游,川西山区+成都平原
  
  2.1从汉代开始,到目前为止对《山海经》的地域问题的研究已经持续了2000年,但结论仍然是千奇百怪。典型的有黄河流域说,欧亚大陆说,美洲说……得出这些千奇百怪结论的人,有院士,名教授,地方学者……总之都是有名有姓的砖家们。
  
  
  
  关于《山海经》地域说,我们先引用一大段他人的归纳总结来读读:
  
  
  
  “《山海经》地理范围的讨论十分活跃,众说迭起且相差惊人。大致说来,本世纪发表的论点可以归纳为三类:一是传统的华夏说,二是局部小区说,三是世界圈说。
     传统的华夏说认为,《五藏山经》的地理范围,“从所提到的山名来看,东边达到东海之滨的会稽山,西边提到了新疆的天山;从所描述的地理环境来看,北边似 乎越过了蒙古高原,到了西伯利亚,南边似乎到了江南”(注:赫维人:《浅谈〈五藏山经〉》,《云南师大学报》1985年第1期。)。《海经》描述的地理范围则可远及朝鲜、日本、中南半岛和阿富汗、俄罗斯等邻国。持传统观点的学者对《山海经》的地理内容作了详细的考订,如谭其骧《〈山经〉河水下游及其支流 考》、卫挺生《南山经地理考释》等五篇(载《东方杂志》1969年至1973年)等就是如此。
    有些学者认为《山海经》描述的地域范围 很小,只及中国境内某一局部地域。何幼琦《海经新探》(《历史研究》1985年第2期)认为《海经》的山川疆域只在今山东省中南部以泰山为中心的地域。扶 永发《神州的发现》一书认为,《山海经》记述的是云南西部东经101度以西,北纬23度以北纵谷地区的地理,书中的古昆仑山即今云南纳溪河和毗雄河——苴 力河以西、云县县城以北、高黎贡山以东、金沙江以南横断山脉地区。作者还利用地图比例,换算出《山海经》里距为今日华里的3.4%左右(注:扶永发:《神 州的发现》,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和局部小区说相反,有些学者认为《山海经》描述的地理事物远及非洲、欧洲、大洋洲和美洲,不少国外学者也持这一观点。
    国人《山海经》地理范围世界圈说可能发端于梁启超、苏雪林的中亚西亚说,本世纪70年代一些国外学者认定《山海经》某些部分相当准确地描写了北美大陆,以及近年来在南美洲等地发现中华古文化遗物从而推论中国人最早到达美洲,这些事实支持并推动了世界圈说的提出。”
  
  综上,《山海经》的地域说主要分为华夏说,局部(一省)说,世界圈说:
  
  2.1.1华夏说不正确
  
  我们先看一看“华夏说”,这是迄今为止最主流的学说。“华夏”有多大?大概和汉代的版图差不多,也就是说和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差不多。这一结论的根基是《山海经》内所有提到的高山大川五湖四海大都在目前的国家版图内有对应,而这样的对应至少起源于汉代。所以,但凡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或者走南闯北,对地理有所了解的人根本不用动脑子,嘴一张我们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但是――――我们不妨动动脑筋,想一想,公元前2000年,刚刚走入国家文明的雏形国家能够达到2000年后秦汉的疆域吗?在4000多年前的当时,有开辟这么大片疆域,管理这么大片疆域的能力吗?
  
  我们在前面提到,国际上对文明起源的判断标志是“城市,成熟文字,金属冶炼技术”,为什么要以这三大标准作为文明起源的标志喃?我认为这些标准和人类文明的开端,他们一致的核心判断是―――生产力达到某一水平。人类从此以国家社会这一整体形式来对抗自然,改造自然。那么“生产力达到某一水平”具体来说是什么样的水平喃?―――掌握青铜冶炼技术,进入青铜文明。在中国,虽然我们目前的考古发现只能提供商中后期的城址,商中后起的成熟甲骨文,商中期的青铜兵器。但是从《山海经》本身对征战,政权传承的记载,从各山出产美玉金银铜铁的记载来看,在《山海经》所记录的夏代前的这段时期,我们已经有了城市,已经有了金属冶炼技术,已经处于从新石器文明向青铜文明过渡的阶段。我们知道,人类对自然的改造能力是随着生产力的提高而提高的,国家的疆域也是如此而逐步扩大。在这从新石器文明向青铜文明过渡的阶段,他的生产力,通讯条件,交通运输能力能和秦汉(从青铜文明向钢铁文明过渡阶段)时期相提并论吗?显然不能,那么夏代前的疆域大小可能和秦汉的疆域大小一致吗?
  
   按照前面关于“里”的推理计算,夏初的疆域大约南北和东西都相当于现代的500公里范围。但是《山海经》里的地理名又的确能和目前中国全国范围内的地理名相对应,这一点怎么来理解喃?
  
  会不会也像欧洲人开发美洲大陆一样,随着美洲新的殖民地领土的扩张,这些欧洲人把他们故乡的山川名,村镇名也带到这片新大陆,来命名这里的山川,和新的村镇?但是欧洲人要聪明一点,很多美洲的新地名,他们要在老的欧洲地名前加个“新”字,比如有名的纽约(之前荷兰占领的时候它被叫做新阿姆斯特丹,区别于荷兰的首都。后来英国占领后叫新约克),新奥尔良,新罕布什尔州……想想咱中国的先祖,由于战乱或别的原因,长途迁徙来到某山下,一看,咦,这山和咱故乡的泰山很相似,得了,也叫她泰山吧,这样我的子孙也知道我们这一族人是从原来的老泰山那个地方迁来的,不忘我们的根。另一族人来到一片大泽边定居下来,看到这无名大泽,想起千里外故乡的彭泽,祖辈的尸骨埋在那里,童年的记忆,曾经爱的人还留在那里,就把这片大泽也命名为彭泽吧,夜里来到泽边思念这没有随我迁徙而来的爱人,她还好吗?有这地名的联系,也许今生还有相见的一天……很多年过去了,文明的源头湮灭了,来自文明源头的各族分布在整个长江黄河流域范围,他们已经忘了他们曾经都来源于同一个多“冬夏有雪”的大山,山川湖海密布的古国。他们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的故土,似乎家族从未迁徙,即便迁徙,在想象中也不过是几十百把里的距离。在加上后世不断用《山海经》的地名来附会新疆域,用《山海经》中提到的朝鲜,倭这些夏前国家内的小部族来命名秦汉后的发现的东海外的国家。最终《山海经》地名就这样慢慢扩张,充斥整个华夏乃至东亚了。
  
  是不是觉得这段写的像小说?臆测的成分大?那好,我们具体来分析分析地理名。山川太多,湖泽也太多,我们挑少的―――海,《山海经》写到的了五个海:北海,东海,南海,西海和渤海。目前我国的海域有渤海,东海,南海和黄海,但是从汉代以来我们的确有过渤海,北海,东海和南海的说法,但是具体的海域划分一直不清。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始终是一个传统的内陆国家,一直对海域很陌生(即便在明朝出了个郑和下西洋的故事),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用《山海经》来命名套用这些海域,遇到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琅邪台在渤海间”―――好,我们由此命名了山东的琅邪台和渤海(也就是现代的黄海海域)
  
   “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好,北海就是我们现代的渤海,东海也在这片海域,朝鲜我们也对上了。但是按照北山经的描述,北海的附近有长年不化的雪山,有著名的流沙河。
  
   “南海之内,有衡山”―――好,南海咱也有了,只是湖南衡山离最近的海还有500公里,矛盾啊。
  
   “招摇之山(招摇山),临于西海之上”―――西海在哪里?这么重要的海域就从历史上消失了吗?难道像有些学者说的是罗布泊,青海湖?为何改了名从海降级到湖泊?
  
   实际上,如前所述,夏时的疆域绝不可能到达秦汉时到达的海,那时所谓的海只能是浩大的内陆湖。直到今天,我国西部省份,青海西藏四川云南还沿袭了这一称呼,青海,藏区的海和海子,四川的邛海,云南的洱海等等。《山海经》里的海只能是当时疆域内的大的内陆湖而已。而且,经过4000多年人类的垦伐,这些当时的海很可能已经萎缩甚至消失了,我们很可能找不到准确的对应处了。
  
  2.1.2局部说合理,但是具体地域还要分析
  
  
  
  局部说是近代才提出的学说,被少数的人认同,但是通过我们前面的分析,特别是“里”的大致长度的认定,我认同局部说。局部说中的扶永发老师的云南理论包含很多科学客观的分析,对揭开《山海经》的神秘面纱益处最多。我们会在后面详细分析。
  
  
  
  局部说不为人认同,除了前面说到的《山海经》地理名覆盖整个当代国家疆域而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障碍―――-黄河流域文明中心说:
  
  在东亚历史学界有一条铁律,东亚青铜文明的核心在河南(具体为殷墟),以这个点画园,半径越大,文明程度越低。出土的精美器物不论是青铜器还是钢铁器物,都复合这一定律,文明核心始终在黄河流域中上游。但是―――很不幸,这一延续了几千年的定律竟然被打破了。自80年代四川的三星堆被发现之后,我国的历史界陷入了巨大的混乱迷茫,三星堆发掘出土的玉器青铜器远远超出了所有学者的想象力,这么大量的巨大象牙,巨大精美的玉器,巨大精美的青铜器(而且多是人像和面具),黄金面具和黄金权杖,大大超越了已知的殷商文明,她们所散发出来的远古神秘魅力震撼了整个世界。而且,这里明显是一座完整的城址,四川考古所对三星堆区域地层里残留的木炭进行C14检测,结果三星堆的年代跨度很大,从公元前2900年到公元前900年。而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实验室对三星堆早期地层中木炭标本C14测定,为距今4075±100年,树轮校正为4500±150年。
  
  北大历史系实验室对遗址晚期木炭标本C14测定为,距今3665±80年。树轮校正后的C14年代数据更精确,而且国家社科院考古所和北大的C14测量权威性更高,我们采用后者的数据,也就是说三星堆城址大约存在于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1665年,对应于竹书年谱和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结论,大致正好是从黄帝时期至夏晚期(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结论是夏代是自公元前2070至前1600年)。针对三星堆大型器物所出的1,2号祭祀坑内残留木炭的检测发现祭祀坑的填埋时间大致在三星堆晚期,也就是靠近夏末期。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