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吕碧城  

2013-02-21 10:05:41|  分类: 中华文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吕碧城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时光如荒野,历史如洪流,曾经叱咤风云、闪耀一时许多名人若干年后寂寂无声了。前天在书店看见一本《吕碧城词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几番摩挲,最后释手。忽然想起龚自珍的一句词,正好可形容这位有“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之誉的吕碧城:十年千里,风痕雨点阑斑里,莫怪怜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如今说起吕碧城无几人晓得,但在民国初年,她是以文词彰显于世,加上特立独行的个性,一时“绛帷独拥人争羡,到处咸推吕碧城”。吕碧城一名兰清,字遁夫,号明因,後来又改为圣因,晚年号宝莲居士。安徽省旌德县人,生于清光绪九年(已是公元1884年)。她的父亲讳凤岐,字瑞田,光绪三年丁丑科进士,与诗人樊增祥(樊山)同年,曾任江西学政。她有二兄皆早夭。姊妹四人,长清扬,字蕙如;次美荪,字眉生;碧城行三。三人皆以诗文名世,有「淮西三吕,天下知名」之称。幼妹坤秀,亦工诗文,而碧城於姊妹中尤为慧秀多才,工诗文,善丹青,能治印,并娴音律。
  
  碧城虽然书香门第,幼时却也经历了一番坎坷。碧城九岁议婚於同邑汪氏。十二岁时,吕父弃世,未几,族人觊觎她家的财产,唆使匪徒把母亲严氏幽禁。时樊樊山任江苏布政使,碧城以年家侄女的身分向樊山求援。她母亲虽以此脱险,但因这件不名誉的事,她夫家汪氏提出退婚。吕家门祚衰微,无力反对。这对碧城来说,是一生中莫大的打击。此后,碧城母女投奔在塘沽任盐运使的舅父严凤笙。
  
  碧城的过人之处不仅在于才华,且在于她那罕有的独立要强与胆识。1903年,碧城欲入新学,遭舅父反对,碧城一时激愤,次日便毅然离家出走,只身前往天津。当时在天津举目无亲的碧城有幸遇见了《大公报》总经理英敛之并得到了他的赏识,受聘为《大公报》第一名女编辑。而后,碧城的诗词与文章屡屡见报,其流露的刚直率真的性情以及横刀立马的气概获得了众人的赏识,而兴女权、倡导妇女解放与宣传女子教育的文章也引起了强烈反响,碧城因此在文坛开始崭露头角,声明鹊起。1904年5月,秋瑾从北京来到天津,慕名拜访吕碧城。秋瑾也曾经用过“碧城”这一号,见过吕后,秋瑾慨然取消此号,为吕专用。两人此番相会不足四天,却一见如故,情同姊妹,当即订为文字之交。1907年7月15日,秋瑾在绍兴遇难,吕碧城还用英文写了《革命女侠秋瑾传》表示悼念,发表在美国纽约、芝加哥等地的报纸上,引起颇大反响。
  
  1904年,吕碧城在众人的帮助下创办了北洋女子公学,并自任总教习。两年后更名为北洋女子师范学堂,年仅23岁的吕碧城任监督(相当于校长)。这所学校培养了不少现代女性,邓颖超即毕业于此。
  
  辛亥革命后,北洋女学一时停办,吕碧城先入袁世凯总统府任秘书,后堪破政事,便携母寓居上海,从事外贸,两三年间便积聚起可观财富,她曾自叙道∶“按先君故後,因析产而构家难。惟余缁铢未受,曾凭众署券。余素习奢华,挥金甚钜,皆所自储,盖略谙陶朱之术也。”碧城姿容娴雅,才华出众,个性极强,不免自视过高,碧城尝云,“生平可称许之男子不多,梁任公早有妻室,汪季新(精卫)年岁较轻,汪荣宝(汪东之兄,国会议员)尚不错,亦已有偶。”由是种种,碧城终生未婚。樊樊山在她後来手辑的《吕碧城集》中,题有七绝四首,其三曰∶
    香茗风流鲍令晖,百年人事称心稀,
    君看孔雀多文采,赢得东南独自飞。
  读之不免嗟叹。
  
  碧城当时文明的还有她的刚愎与骄浮之气。《英敛之日记》中有这样的描述∶碧城因《大公报》白话登有劝女教习不当妖艳招摇一段,疑为讥彼,旋於《津报》登有驳文,强词夺理,极为可笑。数日後,彼来信,洋洋千言分辩。予乃答书,亦千馀言。此後遂永不来馆。后又因琐事小事,碧城遂与有知遇之恩的英敛之绝交。此类个性之表现,亦见于家族之间,她与其二姐,因细故失和。朋友一再劝和,她却说:“不到黄泉毋相见也。”
  
  1920年,天台教观四十三世祖谛闲法师在北京讲经,她以谒见谛闲法师请求开示,谛闲说:“欠债当还,还了便没事了;既知道还债辛苦,以后切不可再欠了。”她似有所悟,开始信佛食素。此后十多年间,她曾两度长期出国周游。其间,汉译英佛典多种,并斥资印行,流通欧美。1930年正式出家为尼,法号宝莲。1926年起,定居瑞士。二战爆发后,她从瑞士取道美洲返回香港,后迁九龙,闭门念佛,不问世事。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1月24日病逝,享年61岁。遗命火化,骨灰和面为丸,投入海中。
  
  陶杰曾评价:吕碧城的词,并非首首闺秀纤巧,而是烙印了时代的烽烟。手笔婉约,别见雄奇,敏感玲珑,却又暗蓄孤愤。有一首《汩罗怨》,写路过南京:
  
  翠拱屏障,红逦宫墙,犹见旧时王府。伤心麦秀,过眼沧桑,消得客车延伫。认斜阳、门巷乌衣,匆匆几番来去,输与寒鸦,占取垂杨古。
  闲话南朝往事,谁踵清游,采香残步?汉宫传蜡,秦镜荧星,一例秾华无据?但江城、零乱歌弦,哀入黄陵风雨。还怕说、花落封亭,鹧鸪啼苦。
  
  吕碧城毕生坚持文言创作,反对“五四”时期开始的白话文运动,遂逐渐沉寂,渐为后人所不识。名噪一时的为阿尔卑斯山所作的《破阵乐》成为了绝响。
  混沌乍起,风雷暗坼,横插天柱。
  骇翠排空窥碧海,直与狂澜争怒。
  光闪阴阳,云为潮汐,自成朝暮。
  认游踪、只许飞车到,便红丝远系,飙轮难驻。
  一角孤分,花明玉井,冰莲初吐。
  
  延伫。
  拂藓镌巌,调宫按羽,问华夏,衡今古。
  十万年来空谷里,可有粉妆题赋?
  写蛮笺,传心契,惟吾与汝。
  省识浮生弹指,此日青峰,前番白雪,他时黄土。
  且证世外因缘,山灵感遇。

 

 

《百字令》
排云深处,写婵娟一幅,翠衣轻羽。禁得兴亡千古恨,剑样英英眉妩。屏蔽边疆,京垓金币,纤手轻输去。游魂地下,羞逢汉雉唐鹉。

为问此地湖山,珠庭启处,犹是尘寰否?玉树歌残萤火黯,天子无愁有女。避暑庄荒,採香径冷,芳艳空尘土。西风残照,游人还赋禾黍。


《满江红 感怀 》

晦暗神州,欣曙光一线遥射。问何人,女权高唱,若安达克?雪浪千寻悲业海,风潮廿纪看东亚。听青闺挥涕发狂言,君休讶。

幽与闭,长如夜。羁与绊,无休歇。叩帝阍不见,怀愤难泻。遍地离魂招未得,一腔热血无从洒。叹蛙居井底愿频违,情空惹。


《丑奴儿慢》
东横泰岱,谁向峰头立马?最愁见铜标光黯,翠鸟云昏.一旅挥戈,秦关百二竟无人.从今已矣!羞看貂锦,怯涴胡尘.
鼎沸依然,残膏未尽,腐鼠犹嗔.更绣幕、闲烧官烛,红照花魂.遍野哀鸿,但无余唳到营门.迎春椒颂,八方争道,木草同新.


  

《兰陵王.秋柳》
乱鸦集,写入芜城秋色.隋堤畔、一片斜阳,红到枝头黯成碧.宵来梦郁抑.比似,眉痕更窄.怜憔悴、薄黛残妆,付与西风弄梳掠.
春华去谁惜?忆帘卷红楼,处处烟影.朦胧尽是相思缬.奈絮朵吹散,白华宫怨,还凭飞燕认艳迹,拾来泪沾臆.
凄凄,诉漂泊.又响彻阳关,魂断桥侧.霜条待共梅枝折.望故国千里,暮云愁隔.归心何许?托笛语,问旧驿.
  

《汨罗怨.过旧都作》
翠拱屏嶂,红逦宫墙,犹见旧时天府.伤心麦秀,过眼沧桑,消得客车延伫.任斜阳、门巷乌衣,匆匆几番来去?输与寒鸦,占取垂阳终古.
闲话南朝往事,谁踵清游,采香残步?汉宫传蜡,秦镜荧星,一例浓华无据?但江城、凌乱歌弦,哀入黄陵风雨.还怕说、花落新亭,鹧鸪啼苦.



  《前调寒庐茗画图为袁寒云题 》

  紫泉初启隋宫锁,人来五云深处。镜殿迷香,瀛台挹泪,何限当时情绪!兴亡无据。早玉玺埋尘,铜仙啼露。百六韶华,夕阳无语送春去。

  鞓红谁续花谱?有平原胜侣,同写心素。银管缕春,牙籖校秘,蹀躞三千珠履。低廻吊古,听怨人霓裳,水音能诉。花雨吹寒,题襟催秀句。

 

《祝英台近》

  缒银瓶,牵玉井,秋思黯梧苑。蘸渌搴芳,梦坠楚天远。

  最怜娥月含颦,一般消瘦,又别后、依依重见。

  倦凝眄,可奈病叶警霜,红兰泣骚畹。滞粉粘香,袖屧悄寻遍。

  小栏人影凄迷,和烟和雾,更化作、一庭幽怨。

 

 《绛都春》

  禅天妙谛,证大道涅盘,薪传谁继?世外避秦,那有惊心咸阳燧。

  飚轮怒碾丹砂地,弄千丈红尘春翳。倦飞孤鹜,几番错认,赤城霞起。

  凝睇,镌冰斵雪,指隔浦、迤逦瑶峰曾寄。

  火浣五铢,姑射仙人翔游袂,流金铄石都无忌。

  算世态,炎凉游戏。任教烧蜡成灰,早干艳泪。

  

《定风波》

  梦笔生花总是魔,昙红吹影乱如梭。浪说鬘天春色靓,重省,十年心事定风波。

  但有金支能照海,更无珊网可张罗。西北高楼休著眼,帘卷,断肠人远彩云多。


  《江神子》

  催花风雨弄阴晴,似多情,似无情。廿四番风,换尽最分明。更换鸣禽如过客,先燕燕,后莺莺。

  浮生同此转飚轮,是微尘,恋红尘。如梦莺花,添个梦中人.霎春痕如梦影,休苦苦,唤真真.


《琼楼》
琼楼秋思入高寒,看尽苍冥意已阑。
棋罢忘言谁胜负,梦余无迹认悲欢。
金轮转劫知难尽,碧海量愁未觉宽。
欲拟骚词赋天问,万灵凄侧绕吟坛。
  

《踏莎行》
水绕孤村,树明残照,荒凉古道秋风早。今宵何处驻征鞍?一鞭遥指青山小。

漠漠长空,离离衰草,欲黄重绿情难了。韶华有限恨无穷,人生暗向愁中老。
  

《清平乐》
冷红吟遍,梦绕芙蓉苑.银汉恹恹清更浅,风动云华微卷.
水边处处珠帘,月明时按歌弦.不是一声孤雁,秋声哪到人间.
  

《长相思》
枫叶红,柿叶红,红尽江南树几丛,离人泪染浓.
山重重,水重重,水复山重恨不通,梦魂飞绕中.
  

《南乡子》
雨过涨留痕,新水如云绿到门.几处小桃开泛了,前村,寒食东风别有春.
重读断碑文,宿草多封旧雨坟.蝴蝶一双飞更去,春魂,知是谁家坏绿裙.
  

《浪淘沙》
寒意透云帱,宝篆烟浮.夜深听雨小红楼.姹紫嫣红零落否?人替花愁.
临远怕凝眸,离思难收.一身多病苦淹留.来日送春兼送别,花替人愁.

  

《沁园春.游匡庐》
如此仙源,只在人间,幽居自深.听苍松万壑,无风成籁;岚烟四锁,不雨常阴.曲栏流虹,危楼耸玉,时见惊鸿倩影凭.良宵静,更微闻风吹,飞度泠泠.
浮生能几登临?且收拾烟萝入苦吟.任幽踪来往,谁宾谁主;闲云缥缈,无古无今.黄鹤难招,软红犹恋,回首人天总不禁.空惆怅,证前因何许,欲叩山灵.
  

《鹧鸪天.七夕》
一杼流霞织锦躔,小楼凉思到云鬟.鸳针乞巧怜芳序,蛛网牵愁恨夜阑.
烟采散,露华漫,碧空一镜泻秋寒.天河万古喧银浪,不见浮槎客再还.
  

《江城梅花引.日内瓦湖畔樱花如海,赋此以壮其盛》
搴霞扶梦下苍穹.怨东风,问东风.底事朱唇,催兰费天工.已是春痕嫌太艳,还织就,花一枝,波一重.
一重一重遥远空,花影融,波影红,数也数也数不尽,密朵繁丛.恼煞吟魂,颠倒粉围中.谁放蜂儿逃色界?花历乱,水凄迷,无路通.
  

《一剪梅》
一抹春痕梦里收,草长莺飞,柳细波柔.珠帘十里荡银钩,筝语东风,那处红楼.
别有前程忆旧游,几日韶华,赋笔生愁.长安云物恋残秋,铃语西风,那处红兜.
  

 《生查子》

  清明烟雨浓,上巳莺花好。游侣渐凋零,追忆成烦恼。

 当年拾翠时,共说春光好。六幅画罗裙,拂遍江南草。

《菩萨蛮》
舞衣叶叶余香在,欢场了却繁华债.往事梦钧天,梦回清泪淹.
疏枝霜后柳,病骨如人瘦,来岁柳飞绵,楼空谁卷帘?
  

《南楼令》

叶落见城厢,疏枝恨早霜.喜山林、乍换秋妆.多谢倪郎传画笔,渲绛赭,染苍黄.
桥影恋残阳,沙痕引岸长.锁羁愁、十里清湘.著个诗人孤似雁,云黯淡,水微茫.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