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水流深

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日志

 
 

【魏晋风尚志】:士人嗜酒  

2012-12-24 18:44:26|  分类: 中华文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晋风尚志】:士人嗜酒 - 静水流深 - 静水流深

深深庭院,茅草疯长。那一方铁锅,煮沸的汤水,汩汩发声。北风吹过,亭外的老树仿佛也禁受不住这份寒意,轻抖了几下,几片枯黄的叶子在空中荡了几圈,徐徐以一种曼妙的姿态掉落在汤水之上。前方的古道上,从那遥远的地方,悠悠传来阵阵马蹄声,是他来了吗?抑或是别人?竹箸缓缓敲击着盛满青梅的杯盏……

劲风呼啸,裘衣紧裹,路边景色转瞬即过,那白雪皑皑处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吗?我的乖马儿,你只知道奋力扬蹄,前方不知是祸是福,也许回来时只剩你匹马单骑了。来吧,管他狂风暴雨疯狂地来吧,不就是一餐老酒嘛,又有何惧!驾,驾,驾……

我国四大名著之《三国演义》第二十一回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日曹操顿觉苦闷,便邀刘备前来,青梅煮酒论英雄。一路上刘备忧心忡忡,一来丞相请我喝酒是好事,说明他看得起我,二来这也是个坏事,万一三杯酒下肚,我脑袋犯浑,丞相试探性地问我些关于天下局势的看法,我要是说漏嘴,可咋办,弄不好这次就是有去无回了。一个是豪气冲天、挥斥方遒的英雄人物;一个是内敛深沉、谦恭缜密的仁义大哥。这两位后来使天下呈“三足鼎立”局势的霸主,在这日齐聚一地,食青梅,喝暖酒,指点江山。这顿酒倒是快活了曹操,只是苦了刘备。曹操此等豪情之举影响了太多的后人,煮酒论英雄,以酒为媒,杯盏交错,你往我来,互诉衷肠,谈人生、评世事、抒情怀,好不快活,大为乐哉。

在中国文化的演变中,酒文化始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黄金配角。中国人喝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大禹治水时期,治水成功的大禹,就曾经有一醉方休的典故。从那时候开始,酒就成为中国人抒发情感的寄托,知识阶层崛起后,酒更成为他们亲密的朋友,历数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几乎都可以找到与酒相关的重要渊源,无论是诗词、文章、书法、绘画,都有借酒而成的佳话。借酒寓情,也成了中国人普遍的选择。所以对于中国人来说,喝酒不仅仅是喝酒,更有酒杯之外的别样意义。对于魏晋士人来说,酒既是生理上的需求,更可看做精神上的依托。

魏晋时代的好酒,原因很多,政治上的因素,是其中的外因。高压的政治环境下,魏晋的知识分子们,普遍选择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既消解心中的苦闷,也是一种逃避政治迫害的方式。比如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每次与权贵政要谈话,都是除了酒啥也不谈,回回喝得酩酊大醉回来。这种酒鬼一样的生活,也是当时知识阶层的流行风潮。竹林七贤中的大多数人,都喜欢以酒标榜自己,更喜欢借着喝酒,搞出种种怪异的行为艺术,这其实也是在政治高压下的一种反弹。除了政治因素外,魏晋知识阶层好酒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疾病的流行,尤其是鼠疫的流行。根据许多历史学家的研究,魏晋时代是中国历史上老百姓平均寿命最短的时代之一,我们从当时许多名人的去世年龄上就可以看到,比如阮籍等人,他们过世时候的年龄,都不过四十岁左右,放在今天,还属于风华正茂的中青年。英年早逝的情景,在魏晋时代不断上演,这种现象自然也加深了魏晋知识阶层对死亡的回避和恐惧,因此酒就成了回避人生的重要方式之一。魏晋的喝酒风,不仅存在于世家大族以及知识阶层,更广泛存在于民间。这时期中国的酒和前代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各种粮食作物都应用于造酒,中国这时期的本土酒无论花样还是内容上,都比以前丰富了许多,特别是高度白酒,是当时魏晋上流社会的最爱。魏晋人喜欢喝酒,并且借着酒劲撒疯,也与酒精的度数有很大关系。

有人说过“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史中一壶酒,被李太白抒发诗性喝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则被魏晋浪子们就着寒食一饮而空了”。魏晋时期,酒文化发展到了巅峰,仁人贤士们为了逃避现实、麻痹自己,整日酗酒酣睡,一时酒风盛行。人们熟知的“酒中仙”刘伶,更是自称“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此人嗜酒成疯,妻子劝慰,如此牛饮下去,迟早要毁了身体,于是对刘伶实行了“酒管制”。这刘伶莫说戒酒了,一日无酒便浑身难受,于是哄骗妻子,说要设神案、拜酒肉,上告神明以誓戒酒。妻子一听,大为欣喜,这酒疯子终于在劝化下醒悟了,很快便按刘伶的要求摆满一桌酒肉,孰料刘伶往神案上一趴,左手擎酒坛,右手抓大肉,“引酒进肉,隗然已醉矣”(《世说新语》)。刘伶贪酒如此,甚至于靠哄骗来获取酒,实在有违魏晋雅士翩翩风度,可这不正是对当时礼教统治的最大讽刺吗?对刘伶这类人而言,酒仿佛就是世人特意为他们发明的,既可以麻痹自己,又可以为自己得罪别人作一合理说辞。《晋书·刘伶传》中有云,一日,刘伶醉酒之后,脱得一丝不挂,在屋中手舞足蹈。正好有友人瞧见,吓得不轻,问他:“你这是怎么了?”刘伶流着哈喇子,边笑边答:“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意思是说,我刘伶把天地当做房屋,把房屋当做衣裤,你们为什么进我裤裆呢?单凭“进我裤裆”这四个字,足见刘伶不愧为当时的酒痞子,酒醉之后,为所欲为,畅所欲言,图一时痛快足矣。把酒当做避祸工具的更有甚者,完全视酒为防弹衣、挡箭牌。阮籍有个女儿,晋文帝想替儿子武帝向阮籍求聘,当时的阮籍不但是名门之后,其个人才华名气更是一时领袖。晋文帝想靠联姻来拉拢天下贤士,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于是便派朝中重臣钟会亲自上门求亲。阮籍是个明白人,一不想因此加入司马集团阵营,二不想毁了女儿终身大事,索性连醉六十天,愣是让钟会没找着机会开口。后来钟会屡次进言要治罪阮籍,“皆以酣醉获免”。此事虽可见阮籍颇有大智慧,但也能看出阮籍对当时复杂政治形势的一种无奈,在无力拯救局面时才出此下策,借酒推诿。

魏晋人士刘公荣,此人与竹林七贤交往甚密,在嗜酒上也不逊色。此人的酒友遍布各行各业,什么人都可以相对喝上几盅,有人就问他了,这是为何?刘公荣坦然回之:“比我刘公荣优秀的,我不得不跟他们喝;不如我刘公荣的,我也不得不跟他们喝;和我刘公荣一样的人,我更不得不跟他们喝。”由此可见,在魏晋时期,酒已经不只用于统治者维护礼教统治和祭祀天神等方面,酒不再是把持在统治阶级手中礼教的附庸,开始走进了寻常百姓家,人人得而喝之,士人们更是常常借酒排忧。竹林七贤中几乎个个都嗜酒,可要真算起谁酒量最好,恐怕就是嵇康了,有史可证,“饮酒八斗方醉。帝欲试之,以酒八斗饮之,密益其酒,涛极本量而止”。一斗十升,一升二斤,八斗就是一百六十斤。能喝一百六十斤的酒?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可以肯定的有两点;一是史书描述夸张了,按鲁迅的话说,史书夸而言之,常事;二是虽然嵇康不可能喝到八斗,但也说明了嵇康酒量肯定是惊人的。竹林七贤中嵇康无疑是思想领袖,他也是七人中最为纠结挣扎的,嵇康貌美体健、能歌善赋,更是弹得一手好琴,《广陵散》正是绝迹于此人,如此雄才要说没有建功立业之理想肯定是不现实的,可当时的严酷礼教和黑暗政权容不下此人,嵇康也不愿自甘堕落、投身仕途,能做的只有每日纵情竹林、酗酒操琴,他的惊人酒量想必也是这样练就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